游戏坑,月球随便肝肝,大逆二生肉中。
产粮计划目前只有嘉瑞,八隼暂停。
吃月球ホム新茶。

【嘉瑞】幕间

  • 第一季结局后的一点补完,有微量金瑞要素。

  • 写到中途才发现今天是刚好是嘉总生日,就当生贺了吧。


嘉德罗斯从赤焰山出来的时候预赛已经快到了尾声,雷狮那个海盗头子倒是识趣,看到他坠入岩浆依然毫发无伤地拿出修复好的原力武器后便收了手。嘉德罗斯有点不悦地皱眉盯着他,临阵脱逃可不是什么强者风范,没想到雷狮反而毫不介意地笑了笑,告诉他你最喜欢的那个猎物现在可能要被别人抢走了。


说罢他便惬意地摆了摆手转身跳下山顶。嘉德罗斯目送着那个身影,火热的岩浆还顺着身体一点一点往下滴,怕是只有寒冰湖的冷水才能驱散这一身的灼热。


不一会儿,一道烈烈的闪电划破了远处的天...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拾贰-

快到咸鱼期,这篇差不多还有几章就可以告一段落,至少新书出来之前不会有续了。

有想交流的可以加下这个企鹅群:572496780

验证报下LOF ID,只收不逆的。


十二.


比往常更紧张忙碌的一周总算到了末尾,虽说自从加入侍奉部以来清闲的时间就大幅减少,但接二连三的麻烦事集中到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似乎还是头一次。...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拾壹-

十一.


转过墙角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影,墙壁周围还依约附着有特殊气息暗示着有人才刚从这里离开不久。果不其然在下一个转角处便看见前方正不紧不慢走着的人影。我稍微缓下了脚步,冲那身影搭话道:“随便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像是早已知晓我会跟上来一样,叶山在前方头也不回地回应道:“那是彼此彼此吧。”


说完,他便一只手扶着额,靠阴影处的墙壁上。从我的方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一声微弱的叹息。虽说想开口问下他的情况,但我们不是能随便询问这种事情的关系。如果直接问流言的事,他多半也只会只字不提地敷衍过去。除此之外,只有一色的事情,...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拾-

十.


所谓的会议很多时候无非就是一大群人自说自话,最终结论还是得靠主持人来敲定的一种只有形式上的东西罢了。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由各种零散人员临时组织的,与其说是会议不如说从头到尾都只有平冢老师在不厌其烦地问话,得到的回答也大多都是犹豫敷衍的。实际调查进展也几乎为零,因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什么决定性的证据,这点我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就算有什么蛛丝马迹,在双方都不愿调查有什么实际结果的情况下,会议流程也是不可能向着正确方向发展的。


整个会议桌大概分为了两波人,我这边是侍奉部外加当初有被我牵连造假的小町,户冢,材木座还有川什么的来着。当事人一色和叶山则...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玖-

九.


我尽量组织起简单的概括语言,将当初学生会选举的起因经过一并汇报给了平冢老师。期间虽然不时有皱眉叹息的声音朝我这边飘来,但她好歹还是听完了我的叙述。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短暂的沉思。


“也就是说,做出这种选择也是你的无奈之举吧。”


眼前的人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这样的气氛下,我也不得不稍微挺直了背脊,小心翼翼地应了一声。


“虽说现在看来考虑欠佳,不过就算如今再重新倒挡,我想以当时的我来说,也不会选择其他选项。”


闻言她叹了口气,收起了严肃的视线。


“确实像是你会做...

【八隼】狱锁-序-

架空向

本文涉及犯罪心理,反社会行为描写,以及SEX NOT RAPE。


序.


那是我追查过最离奇的一桩案件。犯罪者心理不同于以往任何普通罪犯,犯罪手法也非同寻常。每例案件的受害人最终都成了犯罪者,从其口述来看他们似乎都在同一人物的煽动下犯下罪案,而煽动者似乎相当擅长掌握这些人的心理。常人成为罪犯或许并不需要复杂的契机,他巧妙地利用了这点,将心智脆弱的受害者们导向犯罪。受害者多为女性,大部分都存在恋慕煽动者的表现,即便犯案也从一而终地保护着那个人,口供一致地认为他才是无辜的社会受害者,而她们犯案的对象皆是不应在这样的社会...

炖肉中途的一点抱怨,他俩要搞上床真心要经过巨量心理斗争。

大老师就算怎么看都想搞他(不管心理还是生理),但实际特别谨慎,因为心理比较扭曲所以搞出来的事情也基本是反效果,从四卷到十卷几乎每一次都让他俩关系恶化一分。我感觉十一卷已经是最低谷了,所以叶山已经连气都懒得跟他斗了,只是把他对大老师的警戒线提高到了一种神经质的地步,不过大老师还是要坚持自己做法。因为不了解人情所以连自己的感情也不了解,但解决问题的方式却会下意识地顺应自身感情,从而达到自我满足,就是他现在这样。

这么看来大老师这边还是没以前那么难解决,关键是叶山那边。已经差不多放弃跟他交流了,只是会问一些在意的问题,因为相当高度在警戒着...

之前那篇对叶山的分析,关于原作其实我还有几个比较在意的地方,只是照此推理的话那内幕实在太大胆,所以暂时按下不表,仅在这里做个补充。


1)6.5卷


【似乎是对耳边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户部的哭声束手无策,叶山的情绪也有些低落。可是,不知是否为了弥补这一点,户部的情绪突然高涨起来。只要和叶山相遇情绪就高涨,是喜欢叶山吗……。

「等下,叶—山—君,听我说,真的。有人往我的鞋柜里扔垃圾哦!百奇棒和酥脆梅子之类的。啊,里面是男梅哦!」

「……」

听到这一点,叶山的表情突然僵硬了。

他沉默地将手伸到自己的拖鞋上。然后就这样定住了。他紧紧盯着自己的鞋柜。

不过,也就定了一会儿。

叶山把...

1 / 11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