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拾-

十.

 

 

所谓的会议很多时候无非就是一大群人自说自话,最终结论还是得靠主持人来敲定的一种只有形式上的东西罢了。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由各种零散人员临时组织的,与其说是会议不如说从头到尾都只有平冢老师在不厌其烦地问话,得到的回答也大多都是犹豫敷衍的。实际调查进展也几乎为零,因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什么决定性的证据,这点我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就算有什么蛛丝马迹,在双方都不愿调查有什么实际结果的情况下,会议流程也是不可能向着正确方向发展的。

 

整个会议桌大概分为了两波人,我这边是侍奉部外加当初有被我牵连造假的小町,户冢,材木座还有川什么的来着。当事人一色和叶山则坐在对面,完全不是什么平衡构图。对叶山的问话也早就结束了,现在他只是规矩地坐在对面听着各路发言,看起来也不是太有兴致的样子。一色则是有点僵硬地笑着,马马虎虎地应付着平冢老师各种形式上的问题。虽说有被平冢老师拜托,再这样下去连我都要忍不住打上几个哈欠了。一旁的小町此时拿手肘捅了捅我才勉强止住,不过还是维持着半摊在椅子的姿势,等着这场无聊的会议结束的时间。

 

之前侍奉部到会议室的时间已经临近开场,叶山似乎已经早已在对面坐好,见到我们走进来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致意,然后沉默地将视线转到了我身上一会儿,在我看回去的刹那又很快移开了。有了上次的会面,看起来他似乎不太愿意跟我多说什么,这点心理准备我倒是有,只是如果连形式上的交流都不愿应付的话,要套出实际情况的哪怕一点消息看来也是渺茫。如果就这么直接去问他的话,不出意外只能得到回绝的话,所以必须要想出点什么,能让他开口的东西。遗憾的是,即便我不介意他怎么看我,手上能要求他透露真况的砝码却几乎没有。只有跟往常一样用恶劣的手段,打乱他的步骤,套出他的真心话。不是这样的话,便没有任何机会。至少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然而唯独这次对这样的做法,却产生了之前从未有过的厌恶感,与沉积在心的罪恶感混杂在一起,变成难以名状的苦涩之物。

 

---明明不是太讨厌这种做法的啊。

 

烦闷的自我厌恶期间,冗长的会议已经不知不觉到了尾声,平冢老师在会议桌的最左边致结语,最终只是把这件事当作流言蜚语来处理。材木座坐在户冢旁边仿佛舒了口气似的擦着汗,然后仿佛感受到我的视线似的,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来,捂住了嘴。如果事情的败露的话这家伙应该是真打算把我供出来的,真亏他能坚持到现在。

 

中间的户冢一脸疑惑地来回在我和材木座之间转移视线,乖巧的样子让人怀疑是不是见到了天使。材木座已经彻底无视我了,眼神痴痴地挂在户冢身上。天使户冢则难为情地笑着,这副模样简直让人想永远留在心里,干了件好事啊材木座。

 

我陶醉在户冢腼腆的笑容中,袖子被小町狠狠地拉了下。只得依依不舍地转开视线,看向另外一边的小町。

 

“哥哥,那边,已经要走掉了哦。”

 

小手食指指了指已经在门边与伊吕波谈着什么的叶山,她在我耳边悄悄说着,眼神也不由自主地往叶山身上飘。

 

这反应,有点不好的预感啊。

 

“那种的话,哥哥不会允许的哦。”

 

“……”

 

把脸转回来的小町神情比意想中严肃了点,她沉默地朝我摇了摇头,开口道:“只是觉得,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点不太一样了。”

 

“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啊。”

 

她点了点头:“那样的,见过一次就很难忘了吧。老哥你觉得棘手也是当然咯。”

 

说完她又恢复了平常的小町式微笑,真是有够可爱的啊。

 

“这种话,你不用又重复一遍吧。”

 

我开始烦躁地磨着牙齿,总觉得又被看穿了什么似的。

 

“小町是在为哥哥担心嘛,也可以顺便赚取点小町分数啊!”

 

哦,哦,是说分已经够高了啊。哥哥最近总是被小町赚取分数呢,已经差不多要变成负资产了吧。只能求小町高抬贵手放一马了吗。

 

“好了好了,反正老哥你这没用样已经成形了,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解决吧。”

 

她又扯了扯我的袖子,想把我从座位上拉起来似的。你就是这么对待哥哥的吗,哥哥真的会哭出来的喔。

 

一边在心里抱怨着,那边的叶山已经和一色走出了会议室。我站起来理了理被小町扯皱的外套袖子,短暂道别之后跟了出去。

 

本以为叶山中途会跟一色分开回教室,但两人似乎还有话没说完,一路走到了教学楼底的拐角处,在墙的另一边安静地停住了。怎么看都不是方便搭话的气氛,我也只得在靠在这边的墙上听着那边的对话。说起来似乎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啊,这种既视感在下一秒便得到了验证。

 

“叶山前辈,该…怎么办啊?”

 

一色的声音带着点焦虑。

 

“抱歉,伊吕波,最近还是不要跟我靠得太近比较好。”

 

叶山摇了摇头,有点无奈地说道。

 

“……只能……这样吗。”

 

发出难以掩饰失望的声音,一色的肩膀似乎也随之垂了下来。

 

叶山没有回话,只是露出忧伤的眼神看着她。

 

“那个流言,我也会想办法应对的,所以……”

 

话还没说完,一色便扑进了他怀里。叶山张嘴愣了愣,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到何处。过了一会儿,他才伸手轻轻按住一色的肩膀,把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

 

“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最近,不要太靠近我。”

 

一色举起手,似乎在拿袖子擦眼泪,接着她又抬头看了叶山一眼,然后转身向着我的方向跑过来。

 

被发现了吗,也是没办法,毕竟已经盯了那边有一会儿了。

 

我有点尬尴地认命站了出来,没想到朝我这边跑过来的一色立马又扑进我怀里,眼泪妆容都一个劲儿地往我身上蹭。

 

我瞬间倒吸了一口气,反射性地朝叶山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也正皱眉看向这里,只是一瞬间,露出了有点难受的表情,接着朝另一边走开了。

 

那表情如同给我浇了盆凉水,冷得能听到牙关咬紧的声音。我看向怀里的一色,她还纠着我的衣领似乎不愿让我看到她哭花的脸,居然能在叶山面前这么做,她似乎比我想象中还厉害。我有点佩服她地苦笑着,犹豫着该不该推开她。

 

“前辈,我该怎么办啊?”

 

她嗲声道,音调里还带着点哭腔。

 

“…你,当着叶山这么做没问题吗?”

 

“…人家…现在是在问前辈问题啊。”

 

如果平常的话,她带着这种撒娇的腔调我可能就马上投降了,只是现在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有点笑不出来。

 

“你如果能继续做好学生会长的话,那些无聊的流言就会自然消失了。毕竟,把你推上会长的位置我也有责任,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就来侍奉部好了。”

 

顿了顿,我推着一色的肩膀把她硬性跟我分开。

 

“不过,那也只是帮忙而已。”

 

被推开的一色还在抹着眼泪,一边拿围巾遮着自己哭花的脸。听到我最后的话之后她有点呆住,拿着围巾的手似乎在轻轻抖着。

 

“什…什么啊,前辈你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呢。”

 

她侧过脸,语调有点急促地抱怨着,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嗯,看来是这样呢。”

 

我点了点头,想看下包里有没有纸巾之类的递给她,然而无功而返。这个时候,手臂旁边一只手伸了过来,上面摊着一张纸巾。我转过头去,看见雪之下和由比滨正站在身后,前者一脸无奈,后者一脸复杂。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出现真是帮大忙了,之前还怀疑你们队友身份真是对不起啊。


“那,她就暂时交给你们了。”

 

向她们点头致意,得到了同样的回应之后我便朝之前叶山离开的方向追去。

 

 

 

-TBC-


评论
热度 ( 6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