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拾贰-

快到咸鱼期,这篇差不多还有几章就可以告一段落,至少新书出来之前不会有续了。

有想交流的可以加下这个企鹅群:572496780

验证报下LOF ID,只收不逆的。




十二.

 


比往常更紧张忙碌的一周总算到了末尾,虽说自从加入侍奉部以来清闲的时间就大幅减少,但接二连三的麻烦事集中到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似乎还是头一次。

                                                   

想着终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于是坐到沙发上玩起了掌机。新出的游戏几乎没什么感兴趣的,挑来挑去最终还是点开了不知道多久前玩到一半就没动的GAL。现在想起来,之所以玩到一半就弃掉是因为中途几个选项让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好感度跌回原样,即便这样要我违心去选其它选项也会让游戏乐趣大打折扣,于是就保持这样的状态不断翻新重来,直到玩腻了也没打出过什么HAPPYENDING。

 

习惯性地去解读台词后面的真意,结果却屡次出错,连一个虚拟游戏也似乎在嘲笑我般,为了结局只得利用排除法选择正确选项,才终于能看到隐藏CG。半裸的女主角脸色红润地遮着胸出现在画面上,无言的对话框似乎在营造无声胜有声的气氛。以情色为卖点的GALGAME虽然不是对情节玩法没有追求,但重点始终还是在CG绘画上啊。柔软滑嫩的胸部能够以假乱真地吸引着注意力,让人不由得臆想起那触感…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不小的脚步声。细碎的步伐混合着活泼的节奏,是属于小町特有的气质。我赶忙收起游戏机,说起来她之前似乎有跟我说过今天有什么事来着。鉴于哥哥本性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不知道我这聪明好事的妹妹这次又想出了什么点子来赚取分数啊。但愿不是什么难处理的任务。

 

“哥哥,你还没准备好吗?”

 

门被咔嚓一声直接打开,这个妹妹,难道就没想过要先敲门吗,等看到什么糟糕画面再后悔就迟了喔。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抬眼看向正欺上来的小町:“啊啊,我知道,你之前说过,要准备什么来着吧。”

 

“真是的。”眼前的小人不满地撅起了嘴:“明明是小町拜托的事情,你怎么老是会忘。”

 

“也没有老是吧。”

 

小町的事情当然必须是放在第一位的,这点可以以我十五年的哥哥经验保证。嘛,只是偶尔…偶尔会忘一点而已。

 

“一点也没诚意嘛。”她双手插着腰站了起来,然后居高临下不满地看着我:“算了,反正不过是哥哥,这次就原谅你好了。”

 

小町大恩大量,感激不尽。

 

“所以说,是什么事来着。”

 

“因为小町决定要帮哥哥选衣服,所以早就约好了今天去啊。”

 

啊啊,终于想起来了。我家妹妹自从升上高中之后,突然就开始嫌弃起了哥哥,不仅衣服要分开洗,还会提前把洗澡水里的那股暖汤小町味放掉。因为是小町的哥哥所以必须要注重形象,被这样的理由无条件说服了,才答应她今天出去选衣服。嘛,当然可能也有那种想让哥哥吸引女孩子的小打算,不过哥哥的形象可不是两件衣服就能改变的啊,毕竟是立志成为专业主夫的男人,比起女孩子更应该吸引有钱人不是。养不起我的女人我可不会娶来着,Q.E.D证明终了。

 

“看来哥哥不止没准备,还打算让小町等很久啊。”笑眯眯的小町威慑力达到了MAX,毫无抑扬顿挫的语气里却透露出一股不耐烦。

 

“没有,你看,这不是才刚知道嘛。随时出发都可以。”

 

就算是为了小町,今天也得奉陪到底啊。

 

-

 

目的地是千叶年轻人常去的购物中心,托小町的福之前也把雪之下和由比滨也拉过来一次,中途又玩起了有事失踪把戏,消失前还不忘一个劲儿地给我甩暗示。那什么,因为哥哥比较废嘛,聪明的妹妹给的暗号什么的根本就看不懂啊,下次请提前商量好了再来OK?思索着这些琐事期间不忘观察起周围,并没有与雪之下和由比滨类似的身影,看来她也知道这招没什么效果了啊。

 

“真是的,你在东张西望什么。”身旁的小町不满地挽起我的胳膊,嘟哝道:“放心好了,人家这次没邀雪乃姐姐和结衣姐姐。”

 

“这种事情最好少麻烦人家吧。”

 

一声不情愿的叹气声飘来。

 

“人家还不是为了哥哥着想嘛。”

 

“谢谢,真为我着想的话今天就早点完事吧,之后要我陪你多久都可以。”

 

“要求还真多耶,好了好了,知道了啦。”

 

难得乖乖听我说了两句话,不由得揉了两把胳膊边温顺的脑袋,结果在‘讨厌,头发被弄乱了’的瞪视中无意间瞥到旁边店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是雪之下或者由比滨那娇小的身材,而是比我略高点的瘦削男人的身影。换下了校服的叶山今天穿着米色风衣,脖子上仍然打着那根标志性的波罗领结。因为风衣没有扣起来,所以站在侧面也能看到内衬是白色衬衣套着素色的毛线背心,放到哪都很抢眼的装扮,不如说主要还是因为人很抢眼。拜此所赐连先前还抱怨着发型乱了的小町现在也发现了,然后又扯着我的袖子稍微往我身后缩了一截,似乎是找到了一个安全距离开始了观察。虽说一回生二回熟,但她对叶山的态度好像始终不一样,这点真让人不得不在意起来。

 

是因为声音突然没了人还留在原地的关系吗,察觉到异常叶山朝这边转过身来,冷不丁地就这么撞上了视线。

 

“…比企谷……?”

 

认出我的叶山反射性地问道,眼底掠过一丝惊讶随即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你… ”他顿了顿,似乎才发现半藏在我背后的小町,接着改口道:“你们也是来买东西的吗?”

 

“啊啊,因为这家伙吵着要来嘛。”

 

意外地没有收到应有的抗议,我疑虑着把视线转向胳膊后面的小町,发现她还是盯着叶山,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叶山似乎也发现了,于是便弯腰凑到她面前打招呼:“小町酱,你好。”

 

对着不熟悉的女孩子直接叫名字,该说不愧是真.现充吗,虽然叫姓的话就有点分不清是叫谁了。然而小町似乎被惊吓到一般,瞪大眼睛发出了一声呜咽,果然也是受不了现充气场吗,保险起见你还是离她远点吧。

 

我就着胳膊推了推小町,然后插到了她和叶山中间:“不好意思啊,她貌似有点认生。”

 

叶山也是明显感受到那排斥气场了吗,不自觉地露出了有点寂寞的笑容,重新直起了腰:“那我先走一步,你们之后就好好逛吧。”

 

说罢,他便转身准备离开,然而之前一直沉默着的小町此时突然大大地叹了口气,发出连叶山也能听到的声音:“果然,哥哥根本就赢不了嘛。”

 

这家伙,突然又在说什么呢?我有点不爽地看向她,发现叶山也疑惑着转回视线。然而小町直接无视了我的眼神,放开我的胳膊看向叶山:“刚才真是对不起 了,那个,叶山前辈。”

 

看着小町低头道歉,叶山也恢复了温和的笑容,息事宁人道:“我没关系的。”

 

“小町呢,今天本来是来帮哥哥选衣服的,但是哥哥无论如何都不肯合作很头痛啊。”

 

说着便露出了一副很困扰的样子,一旁的叶山也像是困扰似地陪笑着,然后像是确认般地看了我一眼,我只得回以无生气的死鱼眼。唔,无生气,勿生气。

 

“所以,叶山前辈有空的话能不能帮着作一下参考呢。”

 

叶山有些惊讶地愣了愣,接着又带着疑虑看向我。所以说,就算你看我我也做不了主啊,不如说现在该困扰的是这边才对吧。这个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早知道就不随便答应她了。

 

见我迟迟不回应,叶山便转开视线朝小町问道:“那个,是需要帮着试衣服的意思吗?”

 

“嗯嗯,差不多就是那样。因为哥哥实在是很懒嘛。”

 

一边自我认同地点着头一边就自顾自地开始打量起店铺里的衣服,叶山只得无奈地笑笑。以这家伙的性格是不会拒绝这类请求的吧,当好人也得有个限度啊。虽说如此我也没那个勇气跟自家妹妹唱反调,谁让哥哥的本性就是溺爱妹妹呢。

 

“叶山前辈,来这边一下。”

 

已经在店里挑衣服的小町迫不及待地要把叶山招过去,我也只得跟在叶山后面。话说回来,我家妹妹因为从小的家庭环境,对物品的挑剔程度可以说堪比大多数家庭主妇,尤其在帮家人挑选的时候,可以说是照顾到无微不至。当然这也可以说是多亏了某个不中用的哥哥,才把妹妹锻炼得如此懂事,连家人送的礼物也会一一评价,这大概就是我家打分制的来源吧。

 

---不知道她会给叶山打多少分呢。

 

看着远处被迫拿着衣服去试衣间的叶山,我有点好奇地想着。换做是我的话今天指不定会被折腾到什么时候,叶山,真是好人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便是属于我的赠品日常,跟着仿佛在上演时装秀的叶山走遍各家店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仍然是风度翩翩的样子,不过即便是习惯陪女性的叶山大概也有点累了吧,在小町选好衣服结账的时候才总算能够坐一会儿。我将之前买的黑咖罐递了过去:“今天真是麻烦你陪她了。”

 

“…没什么。”略带惊讶地接过铝罐,然后端详了一会儿罐头上的图标,才拉开易拉扣。

 

这个时候小町提着购物袋走了过来,看到叶山正坐着喝咖啡便转向我。

 

“哥哥也看下买的衣服咯。”

 

乖乖接下递过来的袋子,里面装着一些衬衣,T恤和毛衣,另一袋里面是两条长裤。手上的衬衫还带着点残留的体温,这该不会就是刚才叶山试过的那件吧。想到这里指尖的触感便有点发痒似的,反正都是要洗的也没关系吧。这样自我暗示着才把衣服又塞进袋子,一旁的叶山已经差不多将手上咖啡喝完,小町则笑着向他道谢。

 

“今天真是多亏了叶山前辈,哥哥也很满意的样子。”

 

“我也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果然,跟哥哥完全不一样呢。”

 

说着还有意无意地朝我斜了一眼,嗯,不用提醒,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嘛,反正我是做不到的,那样。

 

坐在中间的叶山带着温和的笑容打量着我们,被这样盯着总觉得有点尴尬。

 

“…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像是在说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们感情挺好的。”

 

“那是当然了,我家小町可是世界第一的妹妹,你这家伙当然没------”

 

话快说完才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所以及时收住了。而一旁的小町则皱起了眉,半是疑虑半是责备地看向我。

 

仔细一想,叶山确实没什么兄弟姐妹,或许青梅竹马的雪之下姐妹对他有着那样的意义,只是反过来说却未必那样。刚才的话,就叶山的气度来说最终还是不会介意的吧,但我却总觉得心里多了个疙瘩似的,连圆场的话也吐不出来。

 

于是只得任由气氛继续沉下去,最终还是叶山苦笑着开了口:“今天也谢谢你们陪我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看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之后,才对着小町道别。

 

 


-TBC-



评论 ( 2 )
热度 ( 7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