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再世

黑贞 X 布伦希尔德


  • 算是赝作英灵的后续,基本是根据我自己国服的迦勒底来写的。

  • 非月厨,如果有小BUG请当作私设。



 

冥冥之中恢复了坠入深渊的意识,与那个令人厌恶的女人相似的白光在道路前方呼唤着她,尽管觉得讽刺却依然按耐不住心中的不时燃烧的仇恨般,再一次,响应了来自圣杯的召唤。

 

坐标位于寒冷的雪山上,穿着令人难以忘却的制服的某个熟悉的男人带着盛情的笑意注视着她,旁边是如印象中般安静,乖巧,且无趣的女孩。

 

“前辈,终于又如愿成功了一次呢。”

 

玛修带着些雀跃的心情,转头对着仍然一脸傻笑的男人说道。男人不好意思地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向她伸出了手。

 

“你就是这次的御主吧。”

 

她露出挑衅的笑容,道出惯例的确认句。

 

面前的男人再次露出盛情的笑容,点头道:“欢迎来到迦勒底,复仇者,贞德。”

 

“没想到你还真把我召唤出来了。”

 

她握紧手中的旗帜,向着那个男人走去 ,周身随之不断涌现出明明灭灭的黑焰。那是足以燃尽世间一切的复仇之焰,张狂跋扈,昭示着焰心之人灼灼燃烧的恨意。

“也就是说,你已经做好被燃烧殆尽的觉悟了吧。”

 

话音刚落,一旁的少女便举起了召唤盾挡在御主面前,清澈的紫色瞳孔中透露出的并非敌意,只有毫不犹豫的守护信念。

 

她咂了咂嘴,为这快让人作呕程度的感动一幕笑出了声。

 

“你养了一堆不错的从者,所以才能在奥尔良打败我。”

 

收起周身涌现的烈焰,她毫不在意地与之擦身而过。

 

“不过你得记住,利用复仇之焰作为武器的人说不定终有一天连自己也会被之烧却。”

 

说着便走到召唤室的门前,被之前一直靠在门边的一个身影挡住了去路。她皱眉,那是一张不完全陌生的脸,跟残缺记忆中某些碎片相重合,却无法回忆起全貌。

 

“…半身死灵的…枪女…”

 

不自觉地喃喃着,眼前这个女人有着无法挥之而去的熟悉感,而此刻对方也正安静地盯着她,美丽的幽紫色瞳孔里闪烁着讶异与不解。

 

“请问…您…”

 

身材高挑的女人身着与她完全相反的银白色铠甲,肩上圣洁的飞翼昭示着其非凡间英灵的身份。与那个正气圣女相似的气场,却多了股暗藏着深邃黑暗的伤悲。

 

“贞德。”

 

背后传来一声呼唤转移了她的注意力,侧头瞥见那个男人示意她回去的手势。她不予理睬,朝他指了指这边的门,这个,要怎么开?

 

男人瞬间露出人畜无害的苦笑,然后动身准备过来帮忙。

 

-

 

“你为什么跟着我?”

 

那个男人刚替她示范了怎么开迦勒底的自动门,简单的说就是经过生物验证,而她的认证资料目前还没被登入系统。现在又跟着她穿梭在走廊上。

 

“医生说,需要先带你去检查。”

 

“切,还真是麻烦。”她瘪了瘪嘴,差点翻了个白眼,“刚才门口那个枪女,叫什么名字?”

 

男人听后有点惊讶,随即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微笑道:“还是先让我做下自我介绍吧,虽然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我是藤丸立香,目前是这个迦勒底唯一仅存的御主。”

 

“嘛,到这里就可以了吧。”

 

说话期间已经到了目的地,藤丸默认般地朝她点了点头,然后思索着什么接道:“虽然我觉得由她自己来告诉你比较好,但既然你这么在意,我就先告诉你好了。”

 

“你在扯什么?”贞德嗤笑了一声,“你好像知道些什么,却不打算说清楚。”

 

藤丸貌似无辜地耸了耸肩:“她是布伦希尔德,剩下的,由你自己去发掘比较好。”

 

“切,耍小聪明的男人。”

 

-

 

与出生的奥尔良不同,迦勒底拥有着高度发达的科技与文明,却与世隔绝。听藤丸谈起外界现已是荒无人烟,这里如同上帝为人类留下的诺亚方舟,在灾厄恒生的大地上晃晃悠悠。那个名为罗曼的男人与那个意大利女人则负责照顾里面所有人的日常起居。

 

奥尔良的绿意盎然仿佛只是一场梦。

 

“布伦希尔德…”

 

贞德看到小型厨房里的高挑身影,想起了刚被召唤来时藤丸告诉自己的这个名字。她对这个女武神有着莫名的熟悉感,挖空记忆却想不起来为什么。

 

对方似乎听见了她的低语,转过头来回应道:“贞德大人。”

 

她习惯用这种敬称对待这里的每一个人,但唯独对复仇者用这个敬称的时候,连自己脸上都不由得涌起一股怀念之情。

 

“啊,对了,贞德大人,要尝一下我刚烤好的蛋糕吗。”

 

她从烤箱里端出芬香四溢的蛋糕,为其涂上一层奶油。贞德并不排斥这类甜点,不如说这是她少数保留的少女癖好之一,只是没想到眼前的人似乎早就熟知这点似的,所以才这般习惯地邀请她。

 

贞德用手指先挖了一点放到自己口中,恰到好处的糖分和不偏不倚的火候,仿佛遵循着她的习惯烘培出来的,惊讶之余又增添了一丝疑虑。

 

见她似乎稍微沉浸在某种思虑中了,布伦希尔德抱歉道:“不太合您味口吗?”

 

“不,比吉尔那家伙的手艺好多了。”

 

贞德回过神来,盯着布伦希尔德的脸:“我们,之前在哪见过吗?”

 

------哇这种老套的搭讪问句是怎么回事。

 

少女在内心不由自主地吐槽到,不过疑问倒是真心的。

 

“原来您也有这样的疑惑吗。”女武神摇了摇头,“但是我记不清了。”

 

除了想再见到所深爱的那个人一面外,生前的其他事,她都不愿再去主动回忆。

 

“贞德大人,您有什么想对圣杯述说的愿望吗?”

 

“愿望啊…”她露出属于复仇者独有的恶质笑容,“大概是让世间所有活物都被这复仇之焰吞没吧。”

 

“啊,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

 

眼前的女武神似乎松了一口气,这让贞德觉得有趣。她记起自己不止一次在金光耀眼的圣杯面前,许下自己那任性的愿望,第一次,是在奥尔良,第二次,则是……

 

记忆到这里出现了断层,或许这便是她想不起眼前这个女人的来由。仔细想想,她的愿望,除了与生俱来的复仇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哪怕只有一次,也想要普通地被作为重要之人来珍爱。

 

倘若她有机会在圣杯面前许下这样的愿望的话,那么,被召唤来的,会是她这样的人吗?

 

恬静,善良,悲哀,寂寞,舍己,充满了对珍爱之人的纯粹爱意。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拥有着某些与让自己自惭形愧的那个女人相似的特性。

 

啊啊,这样的自己连她自己都受不了。

 

她不应该这么轻易忘记,那段对她来讲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重要记忆。

 

所以藤丸才会指望着她能自己发现吗。

 

“贞德大人,您没事吧?”

 

眼前出现了布伦希尔德突然靠近的脸,紫色瞳孔里的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无聊的事。”

 

嘴角勾勒出略带满足的弧度,贞德继续道:“说不定就是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才在无意识中响应了圣杯的召唤。”

 

紫色眸子里的担忧有那么一瞬间转换成了惊讶,接着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唤出了那曾经熟稔的称呼:“…姐姐大人。”

 



-END-

 


最初的构想是三部曲,有时间的话应该还会有续篇。


评论
热度 ( 16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