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尊礼/美猿/威夜】万王之王-幕壹-

※放旧文系列※

※P站首发※


类型: K同人

背景:原作后续衍生

倾向:正剧

配对:周防尊×宗像礼司,八田美咲×伏见猿比古,阿道夫·K·威兹曼×夜刀神狗朗

 

※没看小说没看漫画,仅对动画设定有微小变动, BUG有,原创人物有。

※应该不用纠结CP主次问题,因为戏份都差不多。



幕壹



宵山临近时,安娜罕见地要求去郊外的静川神社一趟,带着平时在吠舞罗聚首的一群成员。十束眯着刚睡醒的眼睛笑着赞扬安娜的主意,草雉在吧台里盯着刚引进的酒杯表示默许。最终周防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没反对意见的众人,淡淡地开口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宵山当天,由于街上各处都忙着筹办第二天的祗园祭,处于半山腰上的静川神社就显得格外人烟稀少。安娜扯着周防的袖子蹦蹦跳跳地爬着神社前曲折的上百层石阶,身后长长短短地跟着百无聊赖的吠舞罗成员,与青山绿水完全格格不入的街头装扮,在幽静的山路间形成一道抢眼的风景。


平常来神社参拜的人虽不少,但由于地处郊外来的人也不多。这个时间点来这里参拜的大概只会让人想到一些已经养成习惯的信徒。百层阶梯上的平台不大,正对面50米处就是功德箱,上方悬着粗老的麻绳,绳头系着硕大的铜质铃铛。背后一栋标准的和式建筑立在两棵年岁较大的松柏间,茂密翠绿的针叶与红砖金瓦相应成画。


吠舞罗的大部分成员在刚走上平台时就顺势靠在朱红漆的立柱旁,似乎对神社的内容没有半点兴趣,安娜则依旧扯着周防的袖子把他朝里面拉去。来数不小的一群人似乎引起了神社主人的兴趣,两个穿着狩衣的男人从那栋和式建筑里走出来,好奇地打量着正慢悠悠地朝这边走来的周防和安娜。后面跟出来一个穿着藏青色和白色混搭的剑道服的青年,青蓝的发丝上还粘着些许汗珠,淡紫色的眸子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望向这边:“什么时候神社也成了暴走族的聚集地了?”


听到这句话后安娜便停了下来,另一边的吠舞罗成员们一时间也齐齐把注意力集中在这边,先前还轻松的空气顿时弥漫起紧张感。而周防似乎毫不介意地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宗像礼司。”青年仍旧带着笑容,却把手移到腰间的木刀上:“你似乎就是这群暴走族的头领吧。怎么样,如果我能打赢你的话,就带着你没用的手下离开,永远也别找这桩神社的麻烦。”


“混蛋你说什么?!”青年口中的不屑已然触怒了吠舞罗中脾气暴躁的一部分,几个不满的人已经站在周防旁边狠狠地瞪着出言不善的青年:“尊大哥,这个嚣张的混蛋就留给我们几个收拾吧。”


周防淡淡地瞥了眼身后并未出面阻止的草雉出云,后者看了眼从一开始就直直盯着宗像礼司的安娜后无奈地耸了耸肩,不准备采取任何行动。几个率先出头的吠舞罗成员便把这当成了默许,起身前去团团围住穿剑道服的青年。


看着周围剑拔弩张的不良团伙,青年只是随性的笑着,看不出半点应有的紧张。似乎再次被他轻蔑的态度激怒,几个吠舞罗成员同时把拳头和腿脚送了上去。


“太慢了。”


青年轻声说道,已经离开原地绕道其中一个人身后用刀柄敲晕了他,随后轻松地架住了另一个人的拳头,右脚毫不留情地踢向对方柔软的小腹,生生吃了这一击的男人瞬间仰躺在地面上动颤不得。从后背袭来的男人则被青年迅速转身划出的刀刃击中侧腹,倒地时与身后同伴撞了个满怀。旁人看来仅仅几秒的时间青年便毫不费力地击败了四个人,吠舞罗其余观战的成员有些脸上已流露出恐惧。


“你要战吗?还是逃?”并不在意周围人的表情,解决完四人的青年带着不变的笑意看向不动声色的周防,淡紫色的眸子熠熠生辉。


“原来如此,确实不是这些家伙能应付的对手。”从刚才的一招一式足以看出青年的实力不俗,然后周防,像是许久没有遇到过够格的对手似的,嘴角勾起危险的弧度:“以你来当对手的话,似乎可以较量一下呢。”他边说边把手从裤袋里抽出来,对着带刀的青年拉开架势,拳套上坚硬的钢锥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般,只有微风吹拂在林叶间发出沙沙的声响。青年以比刚才快出很多的速度冲向周防,木刀以绝妙的角度斩向对方的侧腹。若不是身体资质和反应速度都异于常人的高手的话,绝对无法避开这一击。而周防并没有闪躲的意思,左手以同样惊人的速度向下格挡住了青年的木刀,钢锥与刀刃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没有给对方调整的时间,在左手挡住攻击的同时右拳顺势朝青年没有防备的侧脸揍去,对方却以更快的速度向下闪开了。即刻收回双手防御,转而盯准对方来不及回防的小腹使出回旋踢,青年则恰到好处地回翻了两次,再次拉开了距离。看着青年敏锐的攻击和身轻如燕的回避,周防不由得吹了声口哨,带着近乎挑衅的赞赏。


“很不错嘛。但是,力量还不够啊。”


这么说着他已经扬起右臂,刻意收缩肘部的肌肉把更多的力量注入拳头,朝再次摆好架势的青年冲去。


见他攻击的姿势,青年已经把全副精力放在向自己袭来的右拳上,不料对方却在距离之神咫尺之遥的时候放缓了速度。红发男人暧昧的笑容近在眼前,木刀挡住了对方的没有多少力量的右拳,手腕却在同时被对方另一只手牢牢地钳住。


周防笑着看着眼前惊讶的表情,钳着对方手腕的手用力一扭,另一边挡住木刀的手则趁势一推,木刀便飞向远处的走道上。然后顺势用身体把青年抵在神社的墙壁上,空出来的右手及时抓住对方 挥来的另一只手。再让两只纤细的手腕叠成十字固定在青年头顶的墙壁上。一连串的动作仿佛有预谋般一气呵成。而对方似乎并不习惯如此紧密的身体接触,一直舒展着的眉头皱到一起,拂过周防脸颊的气息也变得紊乱。他余兴未尽地看着青年脸上同时混杂着败北的失落和疑惑,挑逗似的说道:“已经结束了吧?”


身体还未从激烈战斗的紧张感中舒缓过来,红发男人灼热的吐息和身体的高温毫无保留地传给了被压在墙壁上的宗像。


------敢在击败自己后再加以如此羞辱的男人,这家伙还是第一个,真是让人可气又可恨啊。


想到这里,他便向对方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至少不能在气势上输了:“啊,这次算我低估你了。愿赌服输,把你的要求说出来吧。”


而对方似乎只是很享受地压着他,没有任何回应的打算。


“你------”宗像正准备开口抱怨对方靠得太近了,却发现之前一直在一旁观战的哥特服装小女孩走了过来,扯了扯红发男人的衣角。随后周防便轻易地松开了手里的钳制,看着不发一语的少女拿起透明的珠子放在眼睛前审视着青年。


“这个,可以给尊吗?”少女隔着透明珠认真地盯着宗像,手指着他胸口被蹭乱的剑道服领边露出的御守符。


“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样就行吗?”他半带疑惑把视线转向已经走向几米之外的红发男人,后者只是沉默地盯着神社门前的石狮子。


掏出胸口的御守符递给眼前的少女,对方仍然拿着珠子盯着他。


“来,拿去吧。尊,是你的名字吗?”


少女摇了摇头,把视线转向立在石狮子前的人,说道:“他需要这个。”


随即身后传来红发男人的低音:“安娜,该走了。”


似乎不太喜欢说话,她只是点了点头,尽管对方已经背对着她走出几米远。少女拿着同样鲜红的御守符,走了两步后又转过头来,看着宗像认真道:


“你的颜色,虽然看起来冰冷,但其实很温柔。”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