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尊礼/美猿/威夜】万王之王-幕叁-

幕叁



天空降下了无边的雪,洁白的雪花裹挟在刺骨的寒风中并不温柔地敲击着大地。混凝土方砖铺筑人行路上堆积了一层层白色,平整的树泥与雪水融合在一起绕着路旁的银树。房檐边细碎的雪津不住地往下落,在落地窗前形成一幕幕天然的屏帘。草雉的酒吧里这个时候虽聚集了大部分吠舞罗的成员,人工制造的暖气却驱散不了室内的近乎冰冻的沉寂,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吧台里从进门就脱下外套开始打理橱柜里的高脚杯的酒保身上,沉重的气氛仿佛在等待绝望的最终审判。


几个小时前,赤王周防尊被青王宗像礼司斩灭于刀下的消息几乎已传遍整个日本,而吠舞罗的成员早在赤剑的力量脱离自身的那一刻便已得知王的死讯,由十束多多良之死引起的复仇战就此不了了之。


草薙沉默地擦拭着手里的酒杯,透明的壁橱镜上映照的是后方同样沉默的吠舞罗主要成员。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已经不多,吠舞罗的建立根基终究是周防尊和他作为赤王时的力量。就算他作为二把手接过担子吠舞罗也恢复不了曾经的辉煌。周防尊最后道别的时候他大概就已预料到现在的状况,只是真正把他的决定说出来需要想象之上的勇气。他很少对周围的琐事上心,关乎大局的例外,在这种关键地方退却亦有违他的初衷。所以他放下酒杯,转身用跟以往一样的平静口气说道:


“从今天开始,吠舞罗正式解散了。”


话音刚落,面前的众人便瞬露百态,或惊愕,或不忍,或平静,但都依然没有出声,也无人转身离去。草薙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打算再给他们施加更多压力,只是拿起另一只高脚杯,继续说道:“当然,如果大家今后仍想在这里聚头的话,随时欢迎。”


说罢,便又自顾自地打理起名贵的酒杯来。


“别开玩笑了!就这样结束?!谁接受得了啊?!”


像是终于忍受不了这磨人心扉的沉寂,红发少年嘶吼着站了起来,双拳砸在玻璃桌面上发出震耳的声响,透明的脂化玻璃面随即出现一道道交错的裂痕。见在座的其余人皆没有响应,少年把眉头皱的更紧,直接把话头转向吧台里的草雉 :


“呐,是这样吧!草薙哥!因为尊大哥他可是被那群青服的王给杀了啊!”


没有立刻给他回应,草薙先瞥了眼被砸坏的玻璃桌,沉声说道:“那个可值30万,八田你准备赔偿多少?”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吧!”闻言少年只是更加愤怒地瞪着他:“为什么你不重组吠舞罗!”


“重组之后,你准备做什么?”金发酒保仍然沉着声音,并未回头,仿佛早已料到对方的表现:“替尊报仇?在没有王力的情况下跟青服对干?尊他可不是为了叫你们去送死而牺牲的啊。”


一如既往镇定的责备成功地噎住了对方,身后没有再传来怒吼。沉默再次降临在酒吧内,直到一段时间后门间的挂铃随着冷风的灌入响了起来,因为进来的一个青蓝色的身影,室内的气氛再次变得躁动起来。草薙再次回过头,想提醒客人门口挂上的勿扰牌子,却在看到那抹靠在门框边的熟悉身影后作罢,一旁的八田已经阴着脸揣紧了拳头。


“啊啊,这里的各位都很激动呢。嗯,看大家的表情好像不欢迎我这个叛徒啊?但我是不介意的。”穿着青蓝色制服的青年像背台词般念道,语调很难找出高低起伏 :


“倒是赤王死掉之后,吠舞罗的大家准备怎么办呢?”


理所当然这般轻浮的提问没有换来任何回应,黑框眼镜后淡漠的蓝眼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吠舞罗成员,最后把视线停在从一开始就目不转睛地瞪着他的红发少年上,有意冷嘲到:


“真可怜啊,大家都无家可归了耶。不如跟我一样,加入SCEPTER4吧!”


话音刚落,周围的半数人都黑了脸,一些人已经拽紧了手中的武器。来者似乎很满意这样的反应,继续用惹人厌恶的口气说道:


“对对,就是这样。室长也批准了哦,接受来自吠舞罗的新人什么的,我是特地来通知大家的啊,以前辈的身份。”


特意放慢了最后一段话的语速,群嘲的口吻与其说是在劝说不如说挑衅,周遭的人只是碍于能力差距不敢第一个站出去,只得任伏见继续挑衅道:


“当然Scepter4的大家都会很欢迎各位的加入哦,作为战败的俘虏。”


毫无保留地承受住迎面而来的杀气,明亮的蓝眸唯独盯着室内最耀眼的赤色,像是只愿跟其对话般,脸上的笑容更加放肆:


“你说是吧,Mi---sa---kiii。” 


“猿,你这混蛋,给我闭嘴!”

 

理智的最后一根弦终于被拨断,被唤住名字的少年在众目睽睽下一手扯开酒吧的大门,另一只手一把抓住蓝衣人的手腕把人迅速拽了出去。粗暴的闭门声合着上方的挂铃发出哐当的刺耳声响。



-TBC-

评论
热度 ( 5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