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尊礼/美猿/威夜】万王之王-幕陸-

幕陸



一览无际的和式大厅里,一个年过半百眼神却依然犀利的男人伫立在纹满七色斑斓的浮世绘的百叶窗前,掌管地上所有的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二战时期发现王力的其中一人,当时军阶中尉的他现已退伍多年,但挺直的站姿和依然健壮的身体标示着其依然未减退的力量。


大厅中央,透明的保护罩里躺着一具尸体,未有半点死去迹象的尸体。男人如瀑布般的银色长发散落在天鹅绒的华枕上,有如中世纪贵族般的标准美貌仿佛陷入沉睡般缓和。层叠繁缛的衬衫和金丝绘边的外衣使他看起来更像白日的血族,苍白得不带一丝血色的容颜没有半点生气。这个犹如西洋装饰品的男人躺在这座和式大厅的中央,显得格格不入。


百叶窗前的老人并未看着这屋内明显的不和谐点,而是严肃地凝视着拉开的窗叶外陷入沉夜的都市。他在等,等着大厅中央那个不死的尸体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在七天前,第七王权者无色之王在赤王周防尊不要命的复仇战中被银白之王,也就是现在躺在大厅中央男人的真正身份,强行融进另一个身体内消灭。而赤王也因这一击折损了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剑掉落前为避免更多牺牲被青王杀死。象征不变的不死之身的银白之王,自那之后虽行踪不明,但取回自己原本的身体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由此,两王的牺牲换来的是七王间短暂的平静。


可这如同暴风雨来临前般的平静此刻也仿佛被室内缓缓变动的空气撼动般,百叶窗前的退伍军人突然眯细了透露出坚强意志的双眸,沉寂已久的大厅被注入了另一股生机……


“啊啊,很久不见了,中尉。”


沉静又不失风度的声音在老人后方响起,在已经被打开的保护罩前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充满贵族气息的装扮和端正的五官,前一刻还躺在保护罩里的“尸体”,不同的是此刻已睁开了那双银光的眸子,带着英挺的笑容对相识已久的战友打招呼。


“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中尉,真是让人心情愉悦呢。”


男人边说边走近仍旧没有回头的黄金之王。


“精神不错啊,威兹曼,不过,这次稍微睡得久了点。”


“啊啊,那个啊,确实有点麻烦呢”银发贵族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习惯性地把手伸向后脑勺,却在发现自己顺长的银发后作罢:


“不愧是赤王呢,饱含仇恨的一击就算是我也吃不消呢。”


“看来之前的战斗你还记得很清楚啊。”


黄金之王终于侧头看了一眼道歉的男人,随即表情凝重道:“不过,现在诸王之间的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彩王和黑王虽然还没动作,但参进来是迟早的事。还有赤王留下的残党,似乎并不愿意接受战败的结果。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才刚从地狱回来就被要求做这么困难的回答,中尉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啊。”


虽然话中的内容大多是在开玩笑,但从刚才的话得知如今情形的不死王已收敛了表情中的惬意。


“赤王在杀死我体内的无色之王后,已经丧失了王权。不过,紫衣迟早会找宗像谈判的吧,毕竟那孩子从以前开始就不会轻易舍弃能为之所用的力量啊。”


银发男人说道这里顿了顿,眼里似乎露出很怀念的情感,但下一句话又即刻恢复了平静。


“这样一来,青王也该陨落了。”


对方平静的分析和一脸预料之中的表情让国常路大觉撇开了脸,再一次看向华灯初上的夜景:“威兹曼,你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吧。”


“啊啊,就是那样喔,中尉。”


没有否定战友话中的暗示,银发男人接着道:“我以前错了,以为达摩克里斯之剑的力量足以消除世间一切纷争。可事实是世界依旧因无边的战乱而恸哭。不如说,正是因为有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此强大的力量,才导致人类之间永不停息的争夺吧。”


“我已经决定不再逃避了。如果这个我发现的力量只会让世界变得更糟糕的话,那么我就有义务去消灭它。周防和宗像那两个孩子就是因为这种力量才那么痛苦的吧。”


“所以说,中尉。现在的我仍然需要你的协助啊。自从姐姐死了之后,我们也逃避得够久了。”


“那只是你一个人在逃吧,威兹曼。我可没有无限的生命来陪你逃避啊。”


银发男人再一次露出抱歉的神情:“呵呵,说得也是呢,中尉是随时随地都能勇敢面对世界的男人呢。”


“玩笑话就先放到一边吧。威兹曼,如果你真的打算消除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力量的话,黑王和彩王一定是不小的阻碍。彩王掌管生,黑王掌管死。若是彩王清原紫衣再纳入了前代赤王和青王的力量的话,牺牲只会更大。面对这些,你有对策吗?”


虽已不是第一次背负这样沉重的话题,但银发男人还是露出了悲哀的笑容,和玩笑般的口吻恰好相反, “那个嘛,现在正在想喔。”


看到那种表情,老人脸上的坚毅稍微缓和了点,说道:“……威兹曼,你这家伙的性格还是一点没变啊。”


“呵呵,所以我才要找中尉合作啊。紫衣和冥骨也都是可怜的孩子呢,当初我让达摩克利斯之剑与他们签订契约的地方,是在堆满尸体战场上呢。这么小的孩子,实在是不想让他们就这样死在战火里啊。”

 

“……但是,这样一来,一场七王之间的全面战争就必不可少了。”


说到这里,男人闪着银光的眼眸里透出一丝威严。


“中尉,你会保护的吧,这属于你掌管的,地上人的性命,和我的后方。”


听着一如多年前般坚定的话语传来,黄金之王罕见地勾起了嘴角:“啊,一开始就是这么决定的吧。”


他再次看向窗外的万千世界,眼中的决心更深了一分。


“这是最后了,中尉,我保证。”

银发男人这么说着,转身走进透进来的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


“那把一言留下来的黑剑和猫女呢,你准备怎么处理?”


看不出背对着自己的战友脸上的表情,但国常路大觉灵敏的五感依然捕捉到了脚步瞬间的停滞和身形刹那的颤动。


“可以的话,不想把他们卷进来呢。”


“你知道的吧。他们一直在找你,而且,你不是把他们变成了你的氏族了吗?知道你还活着,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必要的话,我会解除契约。”


听到这句近乎无情的回答,国常路大觉无奈地叹了口气:“克劳迪娅她,可不是这么期望的啊。”


后方没有传来任何回应。


“……已经走了吗?不,你听到了吧,威兹曼。”


对着暴风雨前的夜景,老人轻喃道。



-TBC-

评论
热度 ( 9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