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龙裘】大逆之徒

※被大高最近高能的神展开刺激的产物。

※元宵节开写,算是贺文。

 

 

 
元宵佳节,华灯初上;大街小巷,人流穿梭,舞狮跳龙,鞭声四响;流水溪边,莺莺燕燕,花灯映河,琵琶悠悠;可叹这般良辰佳景却传不入皇城之中,不久前四皇子练白龙篡位一事让这本就阴沉的皇城平添了分血腥,再有贝利阿尔施与宫中之人的幻术,纵使正逢佳节也不见几人喜庆。裘达尔颇为无聊地在庭院中闲逛,即便院内花簇植被根据当今皇帝的品味被换过多次,生性喜新厌旧的国师还是觉得颇为腻味。正欲飞出这阴沉的皇宫寻点节庆喜乐,却瞥到意想不到的人物正端坐在不远处凉亭内。

 

大仇得报,强敌当前,练白龙自是没有享这节庆喜乐的时候,裘达尔也没想过这人会答应自己出宫找乐子,所以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问。不过他倒没想到会在夜半时分的御花园里看到当朝皇帝闭目抚琴。一盏纸灯放在一边的石桌上,明明灭灭的灯火映照在白龙半边可怖的伤疤上,倒添了分狰狞气焰。

------明明还是个小鬼。

裘达尔知道这人其实早就意识到他的存在,却仍旧闭着眼睛不为所动,手指按着筝弦拨出并不柔和的曲调,昭示着弹奏者并不平静的心情。裘达尔不做声息地靠近,在这东方宫殿呆了不少年听过的筝曲也有千千百百,眼下这时而缓和时而急促的曲子他却是头一次入耳。

 

“真没想到你也喜欢弹这女孩家家的玩意儿。”

 

流畅的弦音嘎然而止,白龙睁开眼平静地盯着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的裘达尔:“琴棋书画乃皇族自小必修项目,神官大人言重了。”

 

闻言裘达尔冷冷地嗤笑了一声,双手枕在脑后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你呀,自从当了王,就越来越没意思了。”

 

白龙没有再回话,而是默不作声地端起一旁的茶杯小斟了一口,再度开口后却换了一个话题:“裘达尔,你刚才是想到宫外去吧。”

 

没想到自己那点心思被这么干净利落地道明,即便是厚颜如煌帝国威名远扬的神官大人脸上的笑容也不由得僵了一下。转念一想若他执意要出宫这人也拦不住,裘达尔便干脆地承认了:“啊啊,因为这里实在是闷得要死啊。”

 

意料之外白龙没继续追究下去。裘达尔刚才那番话倒不是全在揶揄他,至少成了王的白龙心思确实不如以前那般直白明了。不过裘达尔中意的是他身上那股和自己相似的戾气,深邃的仇恨与无边的愤怒能化为灼烧天下的燎焰,黑色的RUFU从未与除他之外的人如此契合。至于这位年轻君王的心思,倒是次要的,唯一让他有所顾忌果然还是巴尔巴德那个天真的三皇子和他必须要除掉的劲敌阿拉丁。

而且,就算是现在堕转的白龙,恐怕仍然对那个天真的皇子有所留恋。只是对方完全没打算隐藏这点倒让他放心不少,不想杀他强行洗脑拉过来做傀儡也好,至少一个障碍算是这么清除了。

------所以说,小鬼真是麻烦啊。

裘达尔暗自诽腹道。

 

“以前,两位兄长没有亡故的时候,也曾偷偷带我出宫去看元宵节的焰火大会。”

 

白龙见裘达尔一脸早就不知道走神到那座庙哪条街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今晚他是思绪太多心律杂乱导致根本无法就寝才到御花园里抚琴,柔和的琴音或许能让他得到片刻安宁。谁知熟悉的景调却勾起了他尘封的回忆,本以为对逝去至亲的印象已永远定格在火焰焚宫的那一刹那,可也正是因为生时的欢乐让死时的场景更为深刻。杀掉练玉艳之后这些古旧的记忆像挣脱枷锁般涌入他的脑中,浩浩荡荡地奔涌在一条无退之路上。贝利阿尔或许能改变人的记忆,但却无法抹杀。

不同于他的同父异母兄长,他很清楚等在自己前方的绝非善终。练红炎是一个暴君,四面树敌,好大喜功,为了他的个人野望可以抛亲弃故,利用可利用之一切。红炎有支持他的兄弟姐妹,有誓死追随他的文官武将,为了统一世界思想不惜伪造历史维系奴隶制度。而他虽意图拿下红炎的江山,却无法在脑中构建出那之后的世界。他的力量之源是复仇与愤怒,而在那尽头是毁灭,从这方面来看他说不定是比红炎更为危险的暴君。

也为此,裘达尔相信了他,却没理解他。作为先帝白德唯一的遗子,他自小便是窥窃这方皇位之人的眼中之钉。与女儿之身的姐姐白瑛不同,他对红家兄弟的江山威胁更大,因此他的处境更加艰难。自小便学会在宫中处处低调行事,从不以真心待人,好在多年下来终于盼得良机。虽然想过得到赛共之后与姐姐白瑛联手发动政变,但到头来,他还是只能借助裘达尔的力量。

 

------反正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以为你是在考虑今后的对策,没想到却是难得地在怀旧啊。”裘达尔还是挂着那副戏谑的笑容,嫣红的瞳孔映着油纸灯的暖光熠熠生辉。

 

“要打倒练红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对策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想出来的。”白龙站起身,与裘达尔一同凭栏而坐:“我现在手上的可用之牌还不够,等到把重要的棋子集齐之前,还是避免与练红炎的正面冲突。”

 

“辛巴德那个老奸巨猾的狐狸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就是了。”裘达尔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只要他跟练红炎还不是同盟,我们就有从中作梗的机会。”白龙看着裘达尔有点生闷气的样子不由得弯了弯嘴角,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个颇有心机的MAGI,说不定意外的单纯。

 

“那个小皇子呢?你准备怎么应对?”已经把先前想起辛巴德的不愉快抛之脑后,裘达尔突然好奇地问道:“你之前杀掉练玉艳之后闷闷不乐了好一段时间就是在想他的事吧。”

 

“……就算如今我与他为敌,阿里巴巴殿下还是会心慈手软的吧。因为他就是那种人啊。”白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头若有所思地盯着夜空中的那弯明月:“即便如此,我也要赢下这场胜负,让他成为我的力量。”

 

“如果输掉了这一步,就输掉了整个棋局。你也是这么想的吧,裘达尔。”

 

回答他的是一声冷哼。

 

“我们会赢的。”白龙再次恢复了浅笑,伸手抚上对方那头盘成麻花辫的黑发:“你不是要出宫么,我带你出去吧。”




-END-



其实在这里完结也恰到好处……



评论
热度 ( 13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