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A/Z】后日谈

有必要立刻把这个奔腾的脑洞记下来,BUG啥的等之后再校对。

 



窗外的景色在进入城市的时候转变为纵横交错的金属轨道,银亮的光泽伴随着不时从上方呼啸而过的列车跳跃。位于火星北方明显暗区的大瑟提斯高原,除却因陨石撞击产生的唯一较大平原伊希地平原外,其余三侧均是布满陨石坑的古老高地。而坐落于伊希地平原的这座扬陆城,是火星目前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随着战后复建时期被任命的新骑士莱利斯·多特勒里伯爵的上任,整座城市得到了焕然一新的整改。多特勒里伯爵带来的技术团队引发了火星的第二次能源革命,将ALDNOAH的能源与光子能源调和,光子交通的兴起使得太阳系间的穿旅变得更为迅捷。


伊奈帆还是第一次乘公共交通来到火星,战后虽然艾瑟伊拉姆殿下曾多次邀他,但都因为地球的战后重建工作而被他搁置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定时向殿下报告斯雷因·特洛耶特在狱中的情况,直到他被转入火星监狱的那天。斯雷因的转狱当时虽然遭到不少人的反对,但由于是女王陛下本人亲自要求的,地球方最终还是同意了。转狱当天斯雷因并没有多说什么,还是跟往常一样跟他下了一会儿国际象棋之后情绪稳定地跟着狱卒离开。伊奈帆看着那个人略变消瘦的背影,觉得他跟当初让他来照看他的艾瑟是时候面对面深谈一番了。


缓下速度的列车已逐渐进入城中心,楼与楼间的辉石玻璃交互映照,流沙与玄武岩为这座工业城市添上了粗糙且古老的黄铜色。列车于中心站停下,伊奈帆在走出车站的时候很快便看到了来接应他的对象,一辆老式的杜森伯格轿车,暗红色的车身和外置的备用轮胎在周围一片光子能驱动的无声车中尤为显眼。莱利斯·多特勒里伯爵正坐在车上把着方向盘,喇叭在他经过的时候适时地响起来。对于伯爵对地球人古老交通工具的喜好还亲自开车来接他这件事伊奈帆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但还是带着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坐进了杜森伯格里。


莱利斯·多特勒里伯爵,跟大多数火星贵族一样,有着铂金色的头发和湛蓝色的眼眸。柔顺的发丝被有序地梳到头背并用有着特殊气味的发胶固定,露出一张年轻而有活力的脸。从外表来看完全不是需要女王殿下特地派人监视的那类人,然而伊奈帆却接受艾瑟的请求来执行这个任务了。若只是普通的监视任务,那大可不必特地让伊奈帆这个地球人干涉,然而艾瑟却表示这项任务非他不可,于地球来讲,能从更机密的渠道了解火星最新的动向也只有益处,所以他最终接受了艾瑟的请求。


杜森伯格以与其余无声车完全相异的慢速行驶在轨道上,伯爵本人看起来并不焦急,甚至对伊奈帆这个监视人也几无疏离与排斥。本来该做自我介绍的时间也因为伯爵似乎需要专心于开车而推后,伊奈帆只能靠在副驾驶光滑的皮椅上默不作声地看着窗外变换的风景。


“你是第一次来到伊希地吗?”


在转过一个急弯后,伯爵终于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是的。”伊奈帆把视线转向莱利斯。


“那真是难得。怎么样,对这里有什么感想吗?”


“很好。”伊奈帆仍是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字。


“哈哈,”被这反应逗笑的伯爵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贫瘠,困乏,无助,绝望,才是这里原本的样子。”


伊奈帆沉默地点点头,想起了被战争摧残的故乡,还有那些孤苦伶仃的小孩。


“不过,这些可不是战争造成的。”像是洞穿了他的想法般,莱利斯让轿车驶进了左边的隧道:“在战争发生之前,这里就一直是这样。”


他在固定地点停好车,出来之后转到另一边替伊奈帆打开车门。莱利斯所在的军事基地是以扬陆城高位的瞭望塔为中心展开的,现在他们在地下通往伯爵专用休息室的隧道里。在经过热感认证和瞳孔扫描后,休息室的厚重门扉缓缓打开,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中央那座巨大的鱼缸,说是鱼缸并不准确,因为整个天花板都是鱼缸的底部。头顶上方悬着深不见底的蔚蓝色,色彩绚丽的鱼群自由自在地在珊瑚礁与贝类间舞动。房间中央是围成一个长方形的四方白色沙发,之后是张台球桌,后面是一张同色调的吧台,琳琅满目的酒品整齐地排在酒柜里。


莱利斯走到正对门的沙发上坐下,对着门扉关闭后就一直站在门口伊奈帆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伊奈帆仍然没动,眼睛直直地盯着沙发前的茶几上那盘摆好的国际象棋,那是他非常熟悉的棋局,一盘强行中断而未完成的棋局,一盘持续了无数个日夜的棋局,一盘概括了斯雷因·特洛耶特整个监狱生活的棋局。这本该是只属于他们两人心照不宣的对弈,然而此时却被完好无缺地摆在这里,他觉得此刻似乎不能移动分毫。


莱利斯·多特勒里似乎很满意他脸上的此时的表情,不再强求他坐下,而像是早就预料到般带着戏谑的笑容解除了身上的光学迷彩。斯雷因·特洛耶特穿着酒红色伯爵服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饶是以面无表情著称的界冢伊奈帆也似乎讶异地眨了眨眼:“莱利斯·多特勒里?”


“一些简单的字母排列组合罢了。”斯雷因手指划开面前的写字屏,把Nalies. Dotrary的字母打乱顺序后重组成Slaine. Troyard示范给伊奈帆看:“比起这个,你真的不打算坐下来吗?橘子。”


最后的单词似乎成功地唤回了伊奈帆的神智,不过他仍旧站在原地,脱口而出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想了无数个你可能问的问题,”斯雷因似乎不满的皱了皱眉:“结果你还是选了最无趣的这个。”


“回答我。”伊奈帆威胁到,把手放到腰间的枪上。


“在那之前你可以先用你那聪明的脑袋想想,”斯雷因仍然镇定地说道:“很简单,女王殿下想要这里的一些东西,而我用这些跟她做了一笔交易。”


他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伊奈帆再次眨了眨眼睛,才把手缓缓从枪上移开。斯雷因再次向他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剩下的我们可以边下边说。”


“是关于ALDNOAH的吗?”在坐到斯雷因对面前,伊奈帆再次问道。


斯雷因挑了挑眉,看着他:“你赢了的话我可以考虑告诉你。”




-TBC-


后续若有若无,其实我还想把ALDNOAH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写出来。


杜森伯格(Duesenberg)是30年代美国经典轿车,创始人Friedrich和August Duesenberg兄弟是德国移民到美国的引擎专家。尽管Duesenberg兄弟是聪明绝顶的工程师和超级手工艺人,但作为商人来说,他们却远未合格,公司也一直挣扎在破产边缘。在造出当时诸多超时代高性能的轿车后便正式破产。截止到今天,据粗略统计,有50%的Duesenberg还完好无损,其中包括了378台Model J。不过我们再也无法体会它当年的疯狂性能表现,绝大多数的它们都收藏在博物馆或私人收藏家手中,以超过百万美元的售价留存世间。


因此现在的杜森伯格,被媒体誉为“消失的荣耀”,斯雷因开这车颇有自嘲的意思。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