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美猿】《メロウ》 -上-

※老文,没看第二季。

※P站被河蟹,只有在这存一份。




过去の美猿 & 现在の美猿,内容完全捏造。

跟标题一样,全文都是根据椎名林檎的メロウ脑补出来的场面,歌词太让人YY。

CP感其实不强,更像美→猿。




呼啸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红蓝交替的灯光晃过眼前的同时伴随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衣摆翻飞的青蓝色制服,薰衣草的洗衣粉味刺激着嗅觉。他一时驻足在原地,没抱着滑板的手握紧了又松开,紧皱的眉头像是在与什么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斗争。如果是平常在大街上的偶遇,那家伙一定会挂着惹人厌的笑尖着嗓子挑衅,换做这时却像陌生人般混进人流里。若不是刺耳的警笛唤起了他的注意力,异于常人的五感捕捉到对他来说过分鲜明的存在,他都快以为那不过是一时间的错觉罢了。本应该同样一走了之,双脚却像定在地面般分毫未动,因太过在意而不可能装作陌生人。

 

『可恶。』

 

良久,他咬着牙松开了手中的滑板,顺着尚未完全消逝的熟悉气味追了上去。

 

 

电子游戏厅里混杂着躁动的人声和震耳的音乐声。为保障游戏效果而免去了白炽灯,五光十色的荧幕投射在地板上形成晃眼的光斑,一般人很难适应的聒噪氛围,却是时下年轻人的喜好。

 

面前的格斗游戏机发出让人失望的终结音,意识到口袋里的最后一枚游戏币在刚才就已经完成了任务,发泄似地拳头就落在了手柄旁,屏幕上的人物应声闪了闪。他转过头看向从进来开始就一直靠在旁边墙上捏手机的人,端正的黑框眼镜和细密的黑发遮住了大部分脸颊,校服的白衬衫外套着整洁的暖色毛衣,怎么看都不像会来这种地方的乖巧学生。

 

『一直站在那里不无聊吗?』

 

他离开游戏机走到对方面前,试图找出那双藏在漆黑留海下的青蓝色双眼。

 

『你偶尔也来试试吧。』

 

『这样就可以了。』

 

看着手机屏幕的眼睛仍旧没有抬起来。

 

『美咲你自己去玩吧,不用管我。』

 

『什么啊,不是给了你一半游戏币么?』

 

见对方敷衍似地不愿正视自己,他索性抽走占据了他大部分注意力的手机,钳着手腕把人拽到刚才的游戏机前。

 

『又不是什么难事。』

 

手机扔回自己裤袋里后,空出来的手把着那只骨感分明的手放在游戏机的手柄上。

 

『不会的话我就教你啊。』

 

黑框眼镜下的眸子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便看向面前的屏幕。

 

『不用了,美咲,我知道。』

 

 

铁制滚轮与地面摩擦发出清脆的声响,周遭的人影如电影胶片般迅速地闪退。凭着五感绕开街道中央的各种障碍,前方的速度并不算快,按照现在的速度下个街口之前就能追上。到达理想的距离后特地放缓了脚下的力道,肉眼视力就能捕捉到10米开外的青蓝色,而周围并没有其余SCEPTER4的成员。

 

------是需要单独执行的任务吗?还是……

 

没有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前方的身影一个侧身便拐进了旁侧的小巷中。他咂了咂舌,收起滑板放轻脚步跟了上去,注意到巷中并没有传来应有的脚步声,他便在巷口拐弯处停住,耳朵警惕着墙壁另一面的动静。

 

『出来吧。』

 

两把带着青焰的飞刀瞬间插到身前的墙壁中,冰冷的声音从巷中幽幽地传来。

 

------切,还是被发现了吗。

 

应声走进巷子里,路过时顺手拔起了一把定在墙里的飞刀。不远处青服的瘦削身影站在光影交错间,贴着护腕的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

 

『是你。』

 

藏在黑框眼镜后的瞳孔只在刚看到他时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即便盛满怨怼的冷意,原本平静的脸亦挂上了似乎早已准备好的嘲讽微笑。

 

『什么啊,刚才不是没有来叨扰你嘛?为什么自己跟过来了啊,MISA---KII。』

 

不待他把话接下去,巷口的身影就笔直地袭了过来,燃着赤火的拳头以难以避开的速度挥向他的左脸。及时退后两步闪开,高温的焰火堪堪擦过鼻梁,黑框眼镜因后坐力飞了出去,落在阴影处的垃圾箱旁,在安静的巷道中发出清晰的声响。

 

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惊住,毕竟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搞不清楚对方的出牌路数,明明是个只靠直觉办事的家伙,却总能在关键的事上歪打正着。想着提前安排好的行程又被这家伙给擅自破坏了,嘲讽的话语就不自觉从嘴边溜出。

 

『你还真是不适合跟踪这种偷偷摸摸的工作啊。从刚才开始就有一股让人厌恶的视线盯得我浑身不自在,想要无视也没办法呢。』

 

『真啰嗦啊,你』

 

像是要堵住对方喋喋不休的嘴似的,手刀在空中划出一道赤红的火焰向对面的墙壁斩去。再次被敏捷的脚步迅速躲开了,制服衣摆一端的青蓝色略过外焰焦黑了边际。修长的手指提起一边灼焦的衣摆,伏见皱了皱眉。

 

『还是一样粗暴啊,美咲。』

 

扔开衣摆的手上跃动着青色的焰,从腰间拔出的刀亦如共鸣般燃着幽蓝的焰光。

 

『伏见------紧急拔刀。』

 

横劈下来的青刃如闪电般向燃着烈焰的身影劈去。

 

『回去之后又要被淡岛那个女人说教了吧。』

 

 

10局9胜一负,他挑眉看着屏幕上的统计,嘴角似乎略微抽动了一下。手边橘黄色的灯光已经亮了很久,差一局就会发出高昂的获奖提示音。而坐在游戏机前打出恐怖战绩的人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用依旧淡漠的表情注视着他,轻道。

 

『美咲,没钱了。』

 

『你这家伙,果然是优等生啊。』

 

盯着镜片后面毫无波澜的蓝色眸子,顿感世界是何等不公平的他,最终只能伸手揉了揉那头顺滑的黑发以示愤慨。

 

『啊啊,我知道了,走吧。』

 

 

处于市中心的地段,下班高峰期的街道上人流穿梭不息。车辆的鸣笛声,杂乱的脚步声,混合着喧嚣的人语,奏响了一出盛大的浮世剧。几乎没人注意到的阴暗巷道里,两道异色的火焰正进行着似乎存在于异空间的交锋。

 

再次用滑板挡住了势如破竹劈过来的青刃,明显感到对方的青炎投入量增大了许多。加入SCEPTER4之前猿比古几乎没怎么用过单手西洋剑,最为熟悉的兵器应该还是藏在袖子里的短刀。多变的武器虽能给敌方造成更大的不稳定感,但由于单手剑本就在力量上削弱了一大截,对使用者的平衡感要求也很高,所以若不是在准确的时机切换武器的话便会露出致命的破绽。再加上赤炎和青炎本就是互相牵制抵消的力量,同时使用只会让攻击效果减弱。而若是过分单纯地放出青炎大部分在未接触他身体前就会被周遭的赤炎挡住,因此猿比古对他造成直接伤害的攻击大多都来自燃着赤炎的袖里刀。

 

以往的战斗他很少用到武器,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愿伤害眼前这个人,哪怕他背叛自己的时候毫不留情。若是真的到了必须杀掉对方的地步,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下得了手。心怀犹豫是战斗中的致命弱点,所以他必须在那之前确定一件事情。

 

------连理由都不肯好好留下就一走了之,你到底在逃什么?

 

眼角的余光瞄向附近的铁制垃圾箱,若是近距离战斗拿着武器的一方会有更大的优势,但若不拉近距离便很难制造对方切换武器的时机。能把握住胜利的机会就只有那一瞬,不赢下这场战斗的话就什么也确定不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机会还有没有下一次。

 

即使会受点皮肉伤也只有忍了,他默默地把赤炎注入刚才拔出的短刀中,闪身避开迎面而来的两道青色刃光。移动到对方侧面的间隙的同时踢倒了旁侧的垃圾桶,炭化的钢铁硬块向不远处的青蓝色身影滚去,然后趁对方愣神的时刻冲了上去。跟预料中一样,身手敏捷的青蓝色准备往上跳开这一波地面攻势,横越在半空中的身影在与他位置重叠的瞬间应该会换用短刀攻击。

 

------就是这里了。

 

看着从头顶飞来带着赤炎的短刀,没有反射性地躲开,而是一个纵身朝攻击者跃了上去。用手中的短刀打开空中笔直而来的赤刃,在对方身体落地前便抓住了那只仍旧握着一把赤刀的手,手指钳住纤细的手腕一拧,便听到一声清脆的关节脱臼声。

 

『……抱歉了,猿,让我确定一件事。』

 

仅仅有一刹那间的惊讶,然后就被手腕处传来的剧痛扭曲了表情。尚能活动的右手握紧佩刀向他的侧腹斩去,原本想要引对方松手避开的攻击,不料却被徒臂挡住。大量赤炎集中在接触线上抵消了赋予刀上的青炎,斜贴着刀身的手臂虽然有意避开了刃边,但仍被刃锋划出不浅的伤口。就着受伤的手反手扭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腕,附着青炎的刀在同样的剧痛中脱离了手心。

 

他看到有刺眼的鲜红液体汨汨地从那道斜长的刀伤中涌出,一时间竟忘了身体落地时从后背传来的阵痛。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