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授权翻译/因奈】花言葉(Hanakotoba)-Chapter 2-

Author: Himmelreich

前篇:椿 (Tsubaki)


除草,我知道坑了很久。




Chapter 2- 黄菊 (Kigiku) -




菊的花语是权力与高贵。




十月的到来为店里镀上它鲜明的色彩。因为雪坚持即使他们经营的不是一家普通花店,他们仍然应该跟上潮流和顾客需求,只是单纯为了展示以及每三四周光顾的杂散平民客户。实际上,她这么决定可能主要是因为妮娜和韻子享受着从调度到装饰的节奏变化,但这不会获得他们上司同意,所以它仍是不可说。


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周四午间,伊奈帆发现他被更多的橙色塑料制枫叶和南瓜环绕,而他个人认为这是理智和安全的。当然,这比圣诞节或者,上帝保佑,情人节装饰更能让人忍受,但在任何以及所有这些特殊场合期间,他还是更喜欢在外面工作,而不是在柜台后藏得更深,但由于卡姆生病了,这便是不可能的。


最近缺乏有趣的任务,而从他知道的来看,这座城市里各大派系之间最近也没有重大的冲突,所以他便与他的PDA在柜台后安顿下来,查看新购武器的性能和数据,精神上接受了无聊又孤单的转变。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欢迎来到新芦原市花店,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他自动道出惯常的问候,一边对必须结束脑内结算他试图向上司汇报的新备武装感到烦扰,一边犹豫地为意想不到的变化而喜悦。关掉屏幕后他抬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你好。”特洛耶特给了他一个微笑,这次更加自信地穿过柜台。

 

“那么,欢迎回来。”伊奈帆纠正了自己,冷静地尝试更加清晰地评估另一个人的情况。他看起来仍然不像那些为店里真正生意而来的顾客,但是,有时从第一印象里也很难确认。


“今天我能为你做什么?”


“今天,我实际上是为公司的正式委托来的。”他的顾客很轻易地告诉他,而伊奈帆感到自己立刻警醒了起来。他记得那张信用卡上的标志,就在九月的那天结束后,他再次查阅了旧账户。正如他所记得的那样,轨道骑士卷入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需要这家店的前人们进行大量的清理工作。在他们从这件工作中赚了巨量金钱的同时,也失去了很多合作对象。伊奈帆担心如果这样灾难级的事件再次发生,首先同那家公司重开交易是否是个明智的主意。可惜他们这样的工作是不能挑剔的。

 

“我知道了。”他避开自己的想法这样说到,希望自己的表情没有透露什么,“毕竟你提到过你的工作伙伴中有人推荐过我们。”


特洛耶特点头,“是的, 你为亚赛兰小姐的生日招待会做的花束也收到了不少的好评。所以再次感谢你。”


“我们总是很乐意客户喜欢它们。”


“亚赛兰小姐似乎很喜欢它。”特洛耶特继续道,他的表情柔和了下来,不经意间露出微笑。


“得到像亚赛兰.沃斯.阿卢西娅这样高贵的人的认同是我们的荣幸。”伊奈帆说到,内心对另一个人的惊讶感到同情。


“你知道她?”特洛耶特困惑的问道。伊奈帆耸了耸肩。

 

“她是相当著名的人物,毕竟是轨道骑士这样大公司的继承人。如果你对这座城市的商业有哪怕一点兴趣都至少会听过一次她的名字。”


特别是如果你对这座城市的暗处交易有兴趣,但伊奈帆没有加上这句纠正。相反,他试图做好听取特洛耶特宣布正式委托的准备。他预计过事件发生的几率是五五开,而接下来就是结果。


“那么,你今天的委托是什么?”


特洛耶特点头并递给他一封信,看起来繁重昂贵的信纸里面包含了指示。企业标志作为水印印在顶部。笔迹与上次不同且明显不是另一个人的,但整洁果断,皇家蓝墨水形成无害的文字让伊奈帆感到心烦意乱。

 

“为纪念一个商务会议安排黄菊,明白了。”他回应道,更多是对自己而不是他的顾客,“我会立即通告员工们,同样的,这会花费一点时间来准备,所以请大概两个半小时之后回来。”


特洛耶特保证这样做没问题随即离开了花店。伊奈帆已经开始在脑内核算藏在花束后面的真正委托细节,他向店长打了一通电话。明显信上的联系方式不是客户的,而是目标人物的,伊奈帆只从街道的名字便知道这份委托可能需要大量的关于警报系统和安全防范的工作。


他听着拨号音的同时记下表上的鲜花订单。他能感到对这类挑战的特有兴奋感缓缓地填充着自己。布局越复杂,对他的技术要求便越高,这恰好是这些日子以来坐在柜台后面售卖鲜花与谎言的他所由衷感谢的。


同上次一样,特洛耶特完美的准时到来领取只为作秀的花束。它已经被放在柜台上的花瓶里。


“这束花看起来也很惊艳。”


他从多方位打量着花束,话语里没有虚假的成分。现在伊奈帆可以确定他不可能知道真正发生的事情。或者,如果他知道那么他将是他见识过最出色的谎言家,包括拉叶,那个在两年多里成功地隐藏了自己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黑手党家族一员的身份同他们愉快地工作,而没有任何人怀疑。但那是因为她几乎不显露情绪,并且不过分表露自己或者表现不自然将会是更加困难的。而由于某些原因,分辨特洛耶特是否撒谎可能会让伊奈帆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

 

“非常感谢你持续的称赞。”他说着,发现特洛耶特突然停止注视花束并意识到他忘了移除上面的标签。

“这是什么意思?”另一人迅速问道,拿开标签并把它放在他们之间的柜台上。

 “这是一种同音异义词,它能被解读为你的姓。”由于被抓到疏忽,伊奈帆略带不舒服地解释着,但特洛耶特只是带着强烈的好奇盯着标签,“我工作的公司相当国际化,所以所有人都将名字罗马化”,他微笑着回馈伊奈帆。“因此我没有把我的名字转翻为更花哨的,直到现在。谢谢你这么做。”


伊奈帆耸肩,暗自叹了一口气,他的客户不是那种因丑化他的名字而大发脾气的类型,就像他曾经一个不讨人喜欢的顾客一样。雪也曾经警告过他停止取昵称并且禁掉这些习惯。


“想出不同的名称书写方式总的来说是我消磨时间的一种方式。”或者在队长还没确定这次谁会被派遣的时候从工作规划里分心。


特洛耶特笑道,“你的客户就那么让你无聊吗?”

“当然不是所有人”,伊奈帆在继续说下去前微笑着回道:“在这里柜台工作不是我喜欢的任务,有时会有点沉闷,所以我总是很高兴有让我分心的东西。”


“那么你可以随意地给出更多书写上的变换,我不介意。”


“我以后会记着的。”伊奈帆说道,并且他知道自己会有机会这么做。因为这次他预测轨道骑士会很快再次给这家店带来这类工作的几率是八二开。一旦有人认为有必要采取这种措施,给予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守法和专业的公司极大的照顾。一旦事情发生是没有回头余地的,他们通常会带来更多的后果,而不仅仅是一桩单一事件。


特洛耶特再次用信用卡付了款。伊奈帆把收银条和花束递给他,只是一点清理掩护,但对不知道内情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完好的工作。

 

“再次感谢你。”特洛耶特微笑着留下道别话:“再见!”


“我们感谢您的惠顾。”伊奈帆说着,鞠躬,并陪同他的客户到门口。待到他的身影消失后将店门标牌转到关闭。


毕竟,他真正的工作才刚开始。




-End of Chapter Ⅱ-



评论
热度 ( 18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