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仓御】终夏-03-

完结篇


01 02





赛场观众席上声嘶竭力的呐喊似乎在逐渐远去,在整个脑海里回荡的只剩下轰鸣声。眼前只容得下那仅存的目标,位于捕手身下的白色踏板,此刻已被黄沙侵蚀却仍鲜明得不曾走眼。在踏上顶峰之前的甲子园决赛场,这是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从三年前,或者是更早,早到他已经没法计算的时候开始的梦想,在这个高中时代的最后离得前所未有的接近。之间他曾经忘记过,最初时这梦想的纯粹,在笔直得裂地的白线上奋力冲刺,直到碰上那似乎伸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的目标。青道的核弹头,猎豹,只有腿程比较快,无所谓外人怎么称呼,他所追求不过是捕捉白色猎物的轨迹,然后利用可趁之机斩获而已。

 

然后,他跟他终于来到了这里,为了不负两年前的豪言壮语。

 

「虽然那家伙很惹人嫌,不过我也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家伙就是了。」

 

所以在看到御幸得知克里斯因受伤而退出球队的时候他跟了上去。他还记得那张纯粹因憧憬而神采奕奕的脸,挖出了他当时已然忘记的过去。这次却变成他来担心他忘了,忘了所谓的初心。

 

最终他在天台上找到了御幸,后者正靠在铁丝网上吹风,陷于深思的表情并未因他的到来而改变。

 

仓持一言不发地走近,「御幸,你还记得你来青道的目的吧。」

 

似乎因独自的沉思被打乱,御幸略显烦扰地纠起眉头瞥向他。

 

「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


「先回答我。」

 

回答他的是皱的更紧的眉头和扣紧铁丝网的手。

 

「你怕吗?怕记得这些只会让你更痛苦。」

 

面对毫不理睬的态度,仓持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住嘴。」

 

扣紧铁丝网的手颤抖着握成拳砸在上面,发出一声闷响。

 

「如果我说不呢。」

 

弯腰靠在铁丝网上的身影伸手狠狠纠住他的衣领。

 

「你又知道些什么。」

 

留海低垂让人看不清之下的表情。

 

仓持勾起嘴角,没有挥开那只手。

 

「我知道。因为我曾经也怕过。」

 

揪着衣领的手松了松。

 

「然后因为某个笨蛋,我又想起来了。」


「无论如何你都要超越那个人是吧。那就不要因为这种事放弃啊。」

 

说完他伸手紧紧抱住了眼前动摇的身体。

 

「现在是我还债的时候了。」

 

他伏在他耳边低声道。

 


比赛再开的哨声重新换回了他的注意力,厮杀到九局上半的两队只有一分之差。二人出局三垒有人的赛末点,青道下一棒的出场迎来的是赛场上前所未有的高潮。他俯下身,紧盯着打手席上的那抹身影。汗液润湿的紧张感刺激着全身的细胞,却意外地毫无负担,仅仅因为确信他们不会在这里结束,而他只需要在那个人的支援下毫无顾虑地冲刺就行了。


于是他同往常一样勾起嘴角。

 


那之后的御幸就喜欢有事没事地抓着他瞎吻,玩过火的结果就是他顺势扯干净了对方的衣裤,把他按在床上做到没力气。这样的瞎胡闹在赛事越来越密集的情况下消停了不少,虽然御幸偶尔还是会来撩他,因为知道他不会拒绝。


他跟御幸之间的事情队里大部分粗神经是不会察觉的,除了亮前辈偶尔对他不满了会用毛骨悚然的微笑看着他之外。高一的夏天送走了第一批梦想破灭的前辈,付出的越多,失败的时候心情也就越沉重。带着深刻无力感的现实提醒着他两年后的他们说不定也会迎来同样的结局,然而谁也不会因此停下拼搏的步伐。只因梦想早已不再仅属于他们自己。

 


随着比赛正式结束的哨响,整个赛场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喝彩声。九局上半局被青道追平的比分在下半局又被成功地扳了回来。击败那个不可一世的稻实的队伍这次又以相似的方式战胜了青道。


他们的夏天,最终还是以同样的收尾奔向结束。

 

收拾完行李走出青心寮的时候遇到对面赢面走来的熟悉身影,御幸挎着空的行李包似乎正准备去宿舍装东西。


「已经收拾完了吗。」


「啊。要先回去见老头子一面。」


「这样啊。」


伸出右手,两只手臂在半空中靠了靠。


仿佛在宣告无声的结局。


「再见。」

 



-END-



几篇时间跨度太大文风都不太一样。这大概算个BE(?或者开放式?),反正当初设想就是这样,毕竟不是主角,前浪死在沙滩上的FLAG分分钟的事情。不是有人提醒填坑我大概都忘得差不多了(揍),所以看起来相当潦草。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人。然后 @青尾绒毛兔 。



评论 ( 5 )
热度 ( 9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