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葬歌-

写给英雄的纪念碑。

 

 


苏恩达/迪亚斯

 


 

是不是只有生于牢笼,才会渴望自由。

 


 

格兰尼茨是由苏恩达一手带大的,那个时候他们还没加入失落千年,恩莉才刚走出阴影。双亲死亡的时候他们俩个正巧都在旁边,盯着分身传送的画面一点一滴化为乌有。他们走的时候脸上表情一如既往地安详,不带半点遗憾,却又显得如此麻木不仁。连真实躯体都触碰不到的无力,他再不愿体验第二次。

 

那之后他带着恩莉流落到分形系统掌控不了的地方,古老简朴的格兰尼茨村庄。这里拥有一切归于最真切自然的东西,即便藏于笑面下的虚伪,也是属于人类最初的本真。浪迹大半个星球才终于找回的归属感,他和恩莉都再度留恋于此。

 

直到那日修道院的飞舰烈烈开来,穿着布袍披肩的修道士居高临下地宣布要重新接管此地。老村长的怒火烧燃了对方趾高气扬的气焰,空中战舰的炮口无一例外地对准了身后的村庄。这时他再次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想逃离世界,世界却不会允许。

 

将落未落的炮火被另一面传来的炮火打断,另一艘飞舰似乎在眨眼间便毫不犹豫地向着修道院一方轰炸。那之后,喧嚣声,轰鸣声,尖叫声不绝于耳,而他记忆最深却是那抹鲜明的红色标志,失落千年,找回人类最初的梦想之地。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迪亚斯,赤眼银发,规范的深红制服,样貌是差不多的年龄却带着之外的成熟。他微笑行礼,礼貌却波澜不惊地自我介绍,他们是阿勒代斯,失落千年的部族之一。旁人眼里完美无缺的行事风格,他却无法控制地心生违和。

 

你加入失落千年是为了什么?

 

第一次看见迪亚斯毫不犹豫地杀掉不愿加入的俘虏时,他终于压抑着怒火发问。

 

为了自由。

 

声音仍然冷静。他们带着各自的部族海空流浪,天下为家,过着古老且原始的人类生活,拿着旧时代的武器与神明对抗,在战友的注目下流干最后一滴血。新世界尚未到来,而失去不再回,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吗。

 

失落千年本质是颇为松散的各个部族形成的组织,即便同为反抗分形系统而聚集,各自抱有的理念却大相庭径。就像苏恩达从不耻于阿勒代斯过激的手段一样,迪亚斯亦不屑于其余部族的优柔寡断。矛盾还是在该来的时候从未缺席,迪亚斯为了毁灭分形系统可以不择手段,而新世界并不足以令他消仇灭恨。那个时候苏恩达或许才明白,他的残忍,源于自我牺牲。

 

于是他下令格兰尼茨上下不得私自与其他部族进行任何往来。

 

那之后苏恩达还是没忍住问了迪亚斯,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屏幕上那张没变太多的脸还是波澜不惊地答道,为了爱。

 

自由与爱,怎么看都是与你最不相符的东西。

 

他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看着那件被炸得面目全非只剩斑驳血迹的制服。周围一片皆是残缺的修道士尸体,他躺在地上,腹部的血液正逐渐带走仅剩的意识。他想起双亲逝世时的睡脸,恩莉独立的身影,一手带大的格兰尼茨,还有被托付世界未来的克莱恩。

 

使命既已达成,来生再予笑谈。

 

他不知道过去的同伴,甚至迪亚斯,欣然赴死的时候是否也跟他现在一样平静。

 

但至少这次,他们可以为理想殉葬。

 

 


-END-



评论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