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开氏5770度-九-

9.

 



雪之下阳乃说得容易,连她都没办法的的人我又该拿什么去应对。基本上一到暑假就很难再见到雪之下,这种情况下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是可遇不可求吧。况且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她是怎么跟父母闹别扭的,让由比滨去劝她倒是更加方便,但那反倒会加剧她对由比滨的依赖。听叶山说雪之下期末考试发挥失常,现在可能是连门都出不了的状态,更别说是私下见面了。

 

那个女人真是会给人出难题啊。

 

虽说即便她不威胁我,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么想着我又把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书上,首页翻开之后就没动过,看了几行之后发现基本没怎么看进去。一半是因为雪之下的事情,另一半来源于旁边坐着的人。说是坐着并不算太准确,他只是以坐姿靠在沙发上浅眠,似乎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在我面前这么毫无防备,该说是令人高兴还是叹息呢。我盯着那张安静的睡颜看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心情看书之后也只能顺手把翻开的书页盖在脸上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脸上的书被揭开,叶山有点好笑地看着我。

 

“你没睡啊。”

 

我差点想翻个白眼。

 

“被你在沙发上的动静吵醒了。”

 

有那么夸张吗。我想着把书拿回来却不小心抓到了他的手,过于近的距离让我又闻到了他身上飘来的淡淡幽香。

 

“之前就想问了,你经常用香水吗。”

 

突兀的问题让他一时没来得及挣开我的手。

 

“香水?没有啊。”

 

那就是体香了。香水的话味道应该更浓点吧。

 

“你自己闻不到吗。”

 

我边问边凑向他开领衬衫下的颈窝,衣领与白皙皮肤间还夹杂有清爽洗衣液的味道,我没想太多便吻了下去。唇舌游移间能感到他的身体颤了颤,抓着的手也明显僵了一下,随即条件反射性地后缩,只不过已经顶到了沙发扶手。

 

“你在说什么。我哪有…什么香味。”

 



剩下的走AO3或者度盘WORD 密码: xdsv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