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敛狂-壹-

比企谷八幡×叶山隼人

 

 

 

R18

接上篇:同士

手贱又开坑,活过死线飙一下幽灵车。

渡航的IF线有毒我暂时出不来,不过下一更肯定是开氏。

 

 

 

嘴唇的接触逐渐演变为舌头与舌头的互相舔戏,混杂的口液萦绕在腔间。叶山跪坐在我的大腿上,手扶着我的后颈。他应该是等学校的人走完之后才来单独找我的吧,虽然现在是否被人发现好像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我把手伸到他的衬衫下面,顺着腰腹滑倒尾椎骨后下的臀缝里。叶山的喉头颤了颤,脊梁挺了起来。然后手臂绕到后背抓着我的手,结束了这个吻。他睁眼看着我,润湿的红唇柔声道:“我们没在交往吧。”

 

嘴里突然离开的温度让我脑袋清醒了一点,但对他的突如其来的话还暂时思考不起来。为了让理性再度回归我深吸了一口气,先前燃尽的氧气此刻似乎成功让大脑再度有了转动的趋势。一时冲动跟交往什么的确实一点都扯不上关系,无非就是情欲驱使罢了。一次相对坦诚的交谈让我们两个都打开了情感的宣泄口,只是借由身体接触在互相宣泄罢了,远谈不上真正的交流。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又冷静了一分。调整呼吸之后我反握住那只抓着我的手,仿佛这样就能增加点安心感似的。手心接触间夹杂着一层薄薄的汗液,他现在应该也跟我差不多混乱吧。脑子里像塞了铅块一样挤不出半句话,自以为只是进行着平等交涉的场面结果却远超控制之外,连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样的心思都无从追究。

 

见我只顾盯着他沉默不语,叶山有点疲累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再多,等一会儿吧。”

 

“啊。”

 

从喉咙里滚出的声音比想象中更沉重。

 

这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事后完全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并不是没有眉目。因为从一开始就从对方身上嗅出了相同的气息吧,所以才会因此甩出一些尖锐的问题,并毫不自觉地为此去一味挖掘深究,连犹豫都是在自欺欺人。第一次如此热衷于我以外的事物,这种感情强烈到连我自己都没法察觉的地步了吧。

 

一月冷冽的夜风似乎将我心上的薄雾吹散了一点,既然已得知因果,那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剩下的,就是找准方向了吗。

 

前方漆黑看不到尽头的夜路似乎在这么告诉我。

 

 


后续:

AO3
 

度盘WORD 密码:j5ef




-TBC-

 

评论
热度 ( 8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