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和風五十題】零壹-居待月-

题目来自 @春政 先生。

简直是摸鱼好素材,感激不尽。




比企谷八幡×叶山隼人

 

 

 

新月十日。银亮轮廓以外的夜空被晕染成黑蓝的澄澈,白昼在夏进冬的间隙间迅速缩短。以往本还是天明的时刻此时月已上梢。按照古书的说法,昼夜界限变得稀薄,正是逢魔时刻。

 

妖魔鬼怪的具现形态,就是人心吧。

 

为了规避主街嘈杂的气氛拐进了一旁偏僻的林间小道,如果不是道口屹着一盏石路灯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沿着粗糙石板铺成的窄路前进不久便是一方歇脚处,狭小庭院的木制过道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

 

这究竟算是什么样的巧合呢。庙会一角也能碰到意料之外的人。似乎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他转过头来看了看,随即有点迟缓地眯起水蓝色的双眼,仿佛不相信眼前所见似的一直盯着我。

 

有点奇怪的反应,跟平常差别太大。不过,这也跟我无关。在学校之外的地方,我们压根就不存在交集,也不需要存在交集。那算是路人么,似乎也有点勉强。关系也没差到连不打招呼都不算失礼的地步,更何况对方还看着这边。话说回来,我都注意到了还这么一言不发地盯着才是失礼吧。换作少女漫画的女主角此时应该早就满脸羞红地扑通扑通心跳了吧,真可惜我不是,让各位失望了。

 

“叶山。”

 

我远远地叫了他一声,走近之后才越发觉得不对劲。今天难得没穿学校那件惯例的白衬衫而换上了一套海白色相间的浴衣,座位旁边搁着一个小酒碗,清透的液面荡起一弯弯涟漪。从这股浓郁的味道来看,里面应该不是纯净水。

 

校外饮酒,这种事情要是作为话题传出去连想着都觉得可怕呢。虽然被发现的当事人到现在还没什么太大反应,就这么放心我不会把事情捅出去吗。不要了啊,被寄予这种莫名其妙的信任可是会让我很困扰的。还是说……那张脸上有着微醺的醉意,本来清澈的眼瞳此刻也似乎被脸上的红霞沾染了般蒙着一丝迷茫。

 

难怪这么反应迟钝。

 

等我走到面前他才如梦初醒似地眨了眨眼睛,带着不确信地口吻招呼道:“比企谷?”

 

“未成年人饮酒,可不是模范学生该干的事啊。”

 

我坐到他旁边,中间隔着那只还盛着液体的酒碗。似乎被我的声音拉回了一点理智,他自嘲地弯起了嘴角:“要怎么说你才信呢。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好。”

 

“你是经常这么做吗。”

 

“不,只是偶尔。在这里的时候……”

 

“那不也说明不了什么嘛。”

 

闻言他又有点无奈地笑了笑,把头靠在一旁的木柱上。

 

“你也是,经常来这里吗。”

 

“没,今天第一次。不过听你的口气好像是经常来这里。”

 

他转过头来,眼神温柔又夹着一丝忧伤,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东西。

 

“也没什么复杂的理由。只是,小时候经常跟阳乃姐她们到这里玩。现在,阳乃姐没什么时间,雪之下也……”

 

没有接下去,之后的内容似乎不言而喻。

 

原来如此,所以才只能喝酒吗。本应该幸灾乐祸地开点玩笑的时机,看到他这样子,不知怎么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比企谷君,你相信过鬼么?”

 

“啊?”

 

没有料到的问话让我来不及思考就作出不可思议的反应。仿佛料到我的反应似的他有点开心地轻笑了起来:“因为那个人以前很喜欢拿各种各样的鬼故事来吓我们,所以到现在想起来,都还会有点心有余悸。”

 

说着他蜷起浴摆下的腿整个人靠在身旁的柱子上,手指纠缠着上面海浪色的图样,仿佛在寻找安定感。

 

“其实,刚才遇到你的时候,我还真以为碰到幽灵了呢。”

 

并没有看向这边地调笑着。

 

喂喂就算没有存在感,这种说法再怎么说这也太失礼了吧。没有将吐槽说出口,我无语地瞪着他。

 

视线前方的人半瞌着双眼,跟今晚任何时候一样的反应迟缓:“不过,不是幽灵,真的太好了。”

 

仿佛遗言般地丢下这句话,他似乎有点安心地闭上眼睛。

 

连我怀疑起这双眼会不会再度睁开了,看到浴衣领口下起伏有致的胸膛才完全打消了这种错觉。

 

话说回来,放他一个人在这睡着了不管真的没问题吗,还是叫醒了再走好了。我看向旁边那张安静的睡颜,回想起之前的那段话,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什么碰了一下地揪紧。叫醒人的话到了嘴边又被吞了回去。

 

算了,就这么呆一会儿也不错。

 

远方的新月逐渐爬上头顶。

 



-FIN-



评论
热度 ( 8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