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壹-



比企谷八幡×叶山隼人




一.

 


 紧绷的神经在走出教职办公室后瞬间放松了下来。

 

“又被训了一顿啊。”

 

本以为分班之后会换个班主任的我还是太天真了。待嫁的美女教师这么关心我这样的问题学生应该感到庆幸才是。虽然想这么说,但果然还是太勉强了,说真的,太严厉了啊。分班之后似乎更变本加厉,这么容易生气的话,可是会长皱纹嫁不出去的哦。当着本人的面这么说的话绝对会被踢中要害,所以这种吐槽放在心里就行了。至于被叫到这里来训话的起因,就要追溯到几周之前了。

 

分班这种事情对我的交际圈的来说是没什么太大影响,对像叶山那种交际圈本就不止限于班级的人可能也不会有太大变化,只不过对他追求者来讲就是另一回事了。三浦如愿以偿地跟叶山分到了同一班,为此危机感大增的一色跑到侍奉部来唠叨了很久,内容无非是想借着叶山最后一年退部的机会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这儿变成情感咨询部了呢。不清楚,一开始只是做点调剂人际关系的工作,现在还负责帮人求爱么。这样一来如果名声打出去了大门会被挤破吧,还是不要了,被工作压身的黑暗日子想想就恐怖。前辈好歹是最后一学年了,也要专心于学习啊。再说我还想早点回去泡澡呢,所以追求谁谁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自己去努力吧。

 

这样推脱的话还没说完就立刻遭到了严酷的鄙视。之后则是各种一色式软磨硬泡,由比滨一脸恶心,雪之下冷眼无视。最终投降的还是我,把握有多少先不说,现下的情形确实有点微妙。对某人来说,最后一年应该尤其不好过吧,追求者们都会趁此机会开展行动。就算还是借着三浦的威力隔开不少女生,不过既然没确定关系的话,就是怎么都让人有可乘之机的意思。他以前是怎么回避这种情况的,应该是,全部都拒绝了吧。以他的性格,每拒绝一个人都会自责半天,累积到现在的量,一般人应该早就承受不住了吧。只不过他是叶山,比一般人做得更好是应该的。应该的,想起那张假意息事宁人的脸就觉得可笑。也就是这点,让我最不能接受啊。

 

“说是帮你拉近彼此关系,具体打算怎么做呢?”

 

我从一色怀里抽出手臂,将话题扯到实际计划上。

 

似乎对我反应有点不满地嘟起了嘴,悬在半空尴尬的手顺了顺头发。

 

“总之,就是先多制造点相处机会咯。”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能更多向叶山展示自己的女性魅力了。虽然不知道对叶山来讲有没有效果就是,嘛这也不是我该操心的问题了。多一事总不如少一事,现下关键问题是旧平衡被打破之后的动荡期如何能以最小化牺牲构筑新平衡,以致于这些好不容易勉强维持的薄弱关系不至于崩落。叶山为了自身理念选择不伤害任何人,那么我也,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啊。

 

“话是这么说,不过足球部聚会这种事情一般是不会有外人参与的吧。”

 

“所以说,只是让前辈你们帮忙想一下方法啦。”

 

“像上次一样找户部帮忙不是更方便。”

 

“唔,因为上次,之后再找他就全被推掉了。”

 

有点丧气地在椅子上坐下,却还不忘故作姿态,赌气的嘴似乎翘得更高了。

 

啊,说起来她好像说过叶山会因为拒绝她产生同情心来着,不如就利用这点向他哭诉然后借机靠近?

 

“他那种性格很怕别人因他受伤的吧。既然拒绝你之后他会心软,那就装得可怜点让他安慰,这样就能制造独处机会,最后再用上你惯常的那一套不就行了。”

 

“呜哇…”

 

由比滨第一个发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雪之下脸上的表情似乎也低了八度,开口道:“还是一如既往卑鄙的手段呢。一色,听这种人的话可不是上策啊。”

 

“唔…嗯。”

 

因为原本是她本人的心思,只不过被我套上实际应用罢了。一色坐在椅子上抓着裙子犹豫地应着,没敢正视雪之下的双眼。

 

看到这幅光景的雪之下深深叹了口气,然后嘴角挂着有点冷的弧度转向我:“结果怎么样我可不管哦。”

 



-TBC-



评论
热度 ( 9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