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贰-

这个进度,比想象中还慢啊。




二.

 

 

结果之后一色没再出现在侍奉部,虽说学生会的事情也不少,不过她大概是在忙着准备足球部那边的事吧。活动室里亏得此又安静了不少,雪之下那之后也没再提那事。一色的缺席难得没让她显露过多担忧,但这样的沉默不语反而如同无声的谴责,更加让人不安。我正考虑着该怎么缓和这种气氛的时候,活动室的门就刷的一声突然被打开。门口是由比滨握着书包肩带喘气的身影,没有惯常的招呼,而是有点累地走到她的老位置坐下。粉色的脑袋搁在桌子上,脸对着雪之下的方向。

 

雪之下总算看不下去了,放下手里的书回看着她:“怎么了?”

 

“唔…那个…”不知道是不是被盯得不好意思了,粉色的脑袋翻转了半圈又朝着我。脸颊鼓起,眼神似乎欲言又止。

 

“…什么啊。”再这么看着可是会让我误会的。

 

桃色的眼眸犹疑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刚才在来的路上遇到小彩羽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习惯与一色同在活动室的状态了,没跟由比滨一起过来这点倒是有点在意。

 

“虽然看起来跟平常一样,但总觉得没什么精神呢。”

 

在效仿似的,由比滨也耸拉着团子头,一边把板凳往雪之下那边攒。雪之下被挤到了,眼神却放柔和了。不愧是对身体接触没抵抗力的之下同学,立马就进入了哄人状态。只是偶尔用冷酷的眼神瞥了一下我。那什么,不要玩这种惊悚好吗,书都看不下去了。我叹了口气,放下书看向对面亲密的两人。

 

“一色她,有什么事吗?”

 

“不清楚呢。这种事情不是一般跟你有关吗?”

 

雪之下微笑着,却感觉不到丝毫暖意。我不由得把视线退到由比滨身上,她仿佛在努力思索似地挠了挠头之后又转向我:“该不会,是因为隼人吧。”

 

又是恋爱话题吗。少女心海底针,这种事情我真的不擅长啊。想起先前雪之下责难的阻止,我又开口问下去。

 

“叶山吗,他怎么了?”

 

“…那个,小彩羽上次不是找小企商量过关于隼人的事情吗……”犹豫的眼神飘向旁边的雪之下,后者有点无奈地移开视线,似乎不想多说什么。见此由比滨也放弃似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不语。

 

该不会又被叶山拒绝了吧。虽然不是不能预见,不过一色会专门来问我,至少证明也是抱有期待的。相比起来我的答案可以算是敷衍了事,也难怪雪之下会生气。只不过拿恋爱相关的东西来问我这个完全与之绝缘的人,到底是想期待什么呢。

 

我思索着理解不了的这点,雪之下叹了口气,开始整理起桌上的茶杯。

 

“与其在这干坐着担忧,不如出去找她吧。”

 

担忧什么的,才没有呢。不过担心她之后怎么向我讨说法倒是真的,上次因为陪她去模拟约会落下收据之后就被狠敲了一笔劳动力。这次不知道又要给我出什么难题啊。

 

即便这么想着我还是跟着收拾好的雪之下和由比滨走出找她。

 

学生会室里没有一色的身影,足球部那边由比滨她们也没问到的样子,最终我在天台上找到了她。毕竟天台是那什么,最适合散心的学校地盘之一嘛。不过我的话更推荐特别大楼一层的保健室旁哦,要说为什么的话,当然是因为那里正对着网球场。不,因为那里是我多年来吃午饭的老位置才对。我朝着一色的背影走去,想着她什么时候能察觉到我的存在,或者我主动开口。还在思考期间已经不知不觉靠近了,然而她似乎还是没注意到我。叹了口气,刚吐出第一个音节就被对方生生截断。

 

“你要是觉得可以趁少女心伤感的时候借机安慰她来提出交往的话那也想得太多了对不起至少得第一时间赶来才行。”

 

什么嘛,这发卡速度越来越炉火纯青了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呢。而且听语气也不想我在场的样子,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就可以脱身了。这么想着我转过身准备去通知雪之下她们一色的位置。

 

“等等,前辈你去哪。”

 

不是你让我走的吗。我在心里吐槽到,女孩子的思维真是搞不懂啊。一色的话,应该是公,公主思维吧。然而前辈的习性还是让我自动停住了脚步,再度转回身去面对着她。

 

“所以说,学生会长不回去工作在这里干什么啊。”

 

“这是什么意思前辈你是在抱怨人家没有好好工作吗还真是没同情心呢。”一色撅着嘴把头歪向一边,似乎在赌气。

 

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安慰呢,几乎没有这方面经验的我不由得想着要是由比滨和雪之下在这里就好了。然而一色似乎不打算给我这个机会。

 

“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想着别的女孩子可是很失礼的哦,前辈难道不知道吗。”

 

突然凑近的脸颊近在胸口前方,仰起的脸蛋带着倔强的神情和扑鼻而来的香气,水润眼睛恰到好处地展示着楚楚可怜。虽然知道是装出来的,不过效果似乎比想象中出色以致于我没及时避开。接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略显匆促的脚步声,我转过头,发现雪之下正用似笑非笑的恐怖神情盯着我,然后伸手撩了撩随风而起的黑色长发追随着前方的脚步声离去。

 

天台的铁门合上发出一阵不大不小的清脆响声,悠悠地回荡在天台上。我仰头看向上方的天空,想起不久前似乎跟谁的说过的某句话。

 

---“装得可怜点让他安慰,这样就能制造独处机会,最后再用上你惯常的那一套……”

 

原来是这样吗。为什么以前没怀疑过呢,不可能是这样吧。我看着眼前的一色,却在心里自嘲。




-TBC-



然而这章叶山还是没出场= =,三角写着就是酸爽。

顺便喜欢一色的可以不用看下去了,说真的我对这妹子没啥好感。


评论
热度 ( 7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