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叁-



看来今天过节赶不完了,就先放上半部分好了。下面待补。




三.

 



如果说这种情况也是在拿我当练习对象的话,至少像上次那样提前说一声吧。我叹了口气,与面前的一色拉开了一段距离。

 

“搞这种突然袭击,我搞不好会当真的啊。”

 

视线下方原本楚楚可怜的眼神瞬间浮现出不满的神色,这种比天气还阴晴不定的转变也是女孩子专利吗。没等我在心里吐槽完,一色便扭过脸去似乎在生气,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假装的就是了。这种麻烦的地方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

 

“也没那么糟糕啦,说不定叶山很喜欢这种呢。”

 

“诶真的吗?前辈你确定?”

 

再次转过来的脸是俏皮的期待。看来每次把叶山拉出来效果都不错啊,今天就这么着吧。

 

“不。”

 

我朝她摆了摆手之后转过身。

 

“不过我觉得你做什么他都不会介意的。”

 

-

 

跟一色做完思想工作后我才想起之前贸然离开天台的那两人,理想情况应该是回活动室了,只是雪之下离去时的表情告诉我情况刚好相反。之前一色的发言,确实有点辛辣了啊。虽然平常也是个惊人的孩子,拿雪之下的话来说,这应该是我的功劳吧。不过由比滨会介意这点还真是意料之外,回想起活动室里的气氛也没这么僵硬,果然原因还是,出在我身上吗。

 

从空无一人的活动室里拿了包回到走廊上,总之先给雪之下发条消息认罪,然后再想办法问一下情况。

 

暖红色的艳阳穿过玻璃打在手上,运动部在操场上练习的声音从窗外传进耳边。说起来,一色真去找过那家伙了么,他的话,这种情况应该已经司空见惯了吧。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才会让人觉得可恨的人呢,想必周旋在众多追随者之间也能处理得很好吧。只是最近有点格外不稳定罢了。

 

说真的每天在教室里都能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紧张气氛,来源却不止是后面那个高调集团了,门口不知何时也多了些其他班级的女生,不时盯着某人窃窃私语。天天都是情人节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吧,相比起来单身节的关注度却处在极地。果然错的不是单身,而是世界。

 

视线在操场周边扫了一圈,意外没看到多少女生的身影,还是说在看不到的地方等着呢。叶山本人也难得没出现在人群中间,就算是他这种时候也开始规避了吗。反正只是去问问一色的事情,应该耽搁不了多久吧。

 

我看了眼腕上的表,朝足球部的训练处走去。路过墙角的时候瞥见了靠在阴影处似乎在等待的几个女生,拉这么多人来到底是要告白还是观赏啊。走到球门旁边正巧截住了朝这边滚过来的足球,远处响起了有点熟悉却一时半会不想想起来是谁的叫唤声。一抬头果然出现了茶发男朝这边小跑过来的身影,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那什么,户部其实是个好人吧。

 

“喔,是比取谷啊。”

 

在眼前站定的户部发出一如往常没营养的感叹,还有那什么叫法应该改早就过时了吧。食物链顶层的人类喜欢拿底层小人物消遣,这种恶趣味不觉得丧尽天良吗。我把手里捡起来的足球扔给他,开口询问叶山的去向。

 

“隼人的话,刚刚去更衣室那边了。”话说到一半,户部朝两边看了看,然后有点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其实隼人最近都有提前回去,所以等训练结束再去找他的话是找不到的哦。”

 

说完还颇为自信地朝我眨了眨眼,太过自来熟的表现让我一时半会儿没来得及拉开距离。这家伙该不会觉得这算是卖我一次人情了吧,不过既然是好人应该就不会计较这些的。我抖了抖肩膀试图让搭在上面的手放下去,见状户部又露出了一脸好人般的笑容,用力拍了两下之后才把手拿开。

 

总感觉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被鼓励了啊。一股恶寒从脊椎爬上脖颈,果然跟这家伙对话不是一般费劲。是因为脑电波不在一个频率上吗,我看着前方回到球场上的身影,有点不自在地想着。

 

运动部的更衣室在运动会期间都是放开用的,所以凭记忆找到地方不难。站在门外伸手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带着疑虑的回话声。

 

“……户部吗?直接进来就可以了啊。”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