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伍-

有人问我八叶之间根本矛盾是啥,这章就写了下。




五.

 


言罢下文却迟迟不来,他放下手里的玻璃杯转而细心梳理起左手的袖口。露出一截的手腕上带着精致的银亮腕表,秒针转动的声音在这沉默的间隙格外入耳。叶山静静地盯着袖口,瞳孔的聚焦却似乎又不在那里。

 

茶水氤氲的白烟混着他身上的清香飘过来,连我都不知快走神到什么地方,才又被他的声音拉回来。

 

“虽然不知道伊吕波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你不会喜欢的吧,我的方法。”

 

他顿了顿,抬起眼帘见我迟迟没回应后才又继续道:“而且,我在这里帮你的话,对伊吕波,也很不公平。”

 

话说到这种程度上,再问下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早该知道会是这样子的结果,但他的话却怎么想都像是在刻意暗示着什么,在我听来平时那般含蓄的挑衅此刻倒还顺耳些。以致于回应的口气也好不起来。

 

“…那你就可以吗,这么回避她对你的好意。”

 

话音刚落他便直直地盯着我,微微眯起的双眼似乎带着一丝怒意。

 

“…我拒绝过她……”

 

与神情相反感觉不出重量的一句话,轻飘飘地消散在空中没了下文。那双眸里的怒意却丝毫没有减退地一直盯着这边,仿佛在质问我的灵魂。

 

我也毫不犹豫地看了回去,这样的叶山不多见,却似曾相识。在我辱骂相模并利用他完成任务的时候他也这么看过我,只是现在这种状况却不再是我的计划。

 

“就算我不回避她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毕竟她喜欢的是……”

 

话还没说完便被硬生生地打断,叶山转过头似乎不愿再跟我对视。

 

“…不是我。”

 

像是自言自语般低语道,传到我耳里却一清二楚,只是道出的内容让我不得不怀疑是否听错了。

 

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的般,叶山仍然头也不转地重复了一遍:“伊吕波她…不是真心喜欢我。”

 

说完他便静静地咬着嘴唇不发一语,握着茶杯双手似乎在轻微地颤抖。

 

“…但她确实向你告白了。”

 

不太清楚他跟一色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过一般人怎么也不会向不喜欢的人告白吧。还是说我忽视了什么。

 

“你还是没察觉到吗。”

 

见我说不出其他的话,他又转过脸来有些无奈地看着我。

 

我仔细思索着先前的对话,一开始得知一色对叶山有意思是在学生会选举拉票的时候,当时不过是想着有这个可能性而向她抛出叶山这样的诱饵,不出意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对她来讲叶山是可以证明自身魅力的猎物,一旦得手不但能得到万般宠爱,还能向周围厌恶她的人夸耀。即便如此她也清楚自身的斤两,所以不会贸然采取行动,而是充分利用侍奉部,或者说我这样的存在。理解她的行为不难,然而唯独叶山不认为她是真的喜欢他,还说没察觉到的是我。到底是有哪里不对呢,当初一色向我坦白她喜欢叶山的话,听起来并非是肯定句,而是用着似乎,感觉好像不错,总之就出手了,这样的言论。相当轻率的语气,或许对她来说,叶山是值得用魅力征服的猎物,可以对他人炫耀的战利品,却唯独不是他应该成为的那种存在。

 

想到这里,我抬眼看了看正在静静喝茶的叶山。他应该不是第一次遇到一色这样的追求者,所以才能如此肯定地断言吧。实际上一色这样的女孩,连我都见过不少,更不用说他了。从一开始向一色抛出叶山这样的诱饵的时候我就相当于已经默认了这样的想法。

 

“不,其实我知道。”

 

并不是没察觉,只是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对我来讲,接受平冢老师安排的工作,然后效率地完成不耽搁时间便是一切了。

 

“…即便知道,你还是觉得我跟她交往比较好吗。”

 

意外听不出丝毫先前的怒意,反而是平静到以致于绝望的口吻。

 

湛蓝的眼底也未带有一丝苛责,只是冰冷到毫无生气。

 

连我的思绪也被冻住了般,嘴里没法挤出一星半语。

 

“…而且,你也有在帮优美子吧。”

 

像是在怀念即将逝去的什么般,他缓缓地说着。

 

“你觉得,我能同时跟她们两个人交往吗。”

 

刺骨如冰刃般的言语灌入耳中,让我想起夏令营的某个夜晚也是如此,明知我身上有着他绝对无法认同的东西,却还是不知不觉中期待着。所以走错了,因为没有正视这之间根本性的差异。

 

见我脸色阴暗地沉默着,叶山放下手里的玻璃杯,不再追问下去。

 

“那,今天就这样吧。”

 

他将身旁的单肩背包挎在肩膀上,转身离开之前不忘礼节性地向我道谢。

 

“谢谢你的招待。”

 

说着他朝我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显然知道刚才的话会让我心情不好,但他似乎不打算解释什么,而是像在掩盖着什么般的逃掉。说到心情糟糕的话,他可能也好不到哪去吧,也许也有近期学校里情况的原因。换做是平常,他都会在说出这样狠话之后道歉,或者用开玩笑般的语调蒙混过去,而这次他连这些都忘了,似乎多在这里呆一秒都是折磨。

 

即便他不想解释什么,但我想解释的话却还没来得及出口。

 

这么想着,我稍微提高声音叫住了他。

 

“叶山。”

 

他停住了脚步,却没回头。

 

抓着单肩背包肩带的手紧了紧,似乎在等我接下来的话。

 

我有点无奈地看着那个背影,想了想现在最想说的话。

 

“我没那么想过。”

 

只有这句话,我能保证是毫无虚假的真话,而不是有意忽视了什么。

 

 

 

-TBC-

 

 

评论
热度 ( 9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