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并不是更文,说来写这CP也快一年了,就想理下原作大老师污叶山的各种段子。

(拿这种东西拜年肯定会被打吧(。)


-

和从外表得到的印象有些不同。我一直觉得她一定是和她所属的那一群人,足球部和周围的人一样,脑袋里装的都是玩乐,性爱和嗑药。村上龙的小说么。(村上龙,日本小说家,曾描写因性和毒品堕落的年轻人)

-

瞬间叶山小组变成了六个人组成的六重唱。成为了现在这个体育课的最大组织,顺便一说sextet这个词和sexaroid很像太工口了。(注:《Sexroid》是《宇宙战舰大和号》和《银河铁道999》等作品的作者松本零士在1968年画的漫画,这个词的意思是性爱机器人)

-

这家伙说是忙于社团活动,出乎意料地感觉不到汗味和微尘。慢说那些,他附近漂浮着带有清凉感的柑橘系香味。

-

不禁变成了催促般的措辞并不是因为名字被搞错了的遗恨。……我说真的啊!我对于叶山的烦恼很有兴趣。坐镇在校内种姓最上位的得人也有烦恼吗,纯粹地感到不可思议。绝不是想抓住他的把柄啦,将其作为neta来勒索啦,这样肮脏的想法完全没有。

-

要制止犯罪的话解决掉犯人就好,这种逻辑没有错。不过,还有一种办法。如果发生了宝石被盗的事件,若最初就没有宝石的话便不会失窃。

将预计要被盗的宝石,先一步偷出来就好。拥有忍者才能的我比起侦探更适合怪盗。

[叶山,如果你希望的话可以解决的哦。没有必要搜查犯人,也不会再起纠纷,……,而且,那些家伙关系变好也有可能的方法]

这么说着的时候,我是怎样的表情呢。应该微带笑容吧。而且是能引得由比滨[呜,哇啊……],这样帅气的笑容。

不由得,好像发出了库 库 库 库这种类似材木座的笑声。如果确有强迫人类进行邪恶的交易的恶魔的话,可能稍微和我有些相似。

[想知道吗?]

在恶魔的询问下,可怜的小羊,叶山隼人轻轻点了点头。

-

观众因为叶山的台词又一次逸出了一本满足了的叹息声。那个啊,制作叶山的pillow talk(闺房私话)CD吧,顺带抱枕的。有大赚头的预感。

-

叶山啊哈哈地像在掩饰着似的害羞地笑着。看到平时完美无缺的他稍微地暴露出自己的弱点,连我都不自觉地胸口一紧。

-

很难想象那是从叶山嘴里说出来的,如雪之下阳乃般的冷酷笑容,明明很阳光很美丽,却是如此轻薄虚假。

-

「你真任性。与其受这种罪恶感折磨,为什么不接受人家的好意,跟她交往?」

叶山为难地笑了笑。

「不可能的,你明知道还这么说,性格真够坏的。」

「算是吧。」

我对这一点颇有自信,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弯成不怀好意的笑容。

-

不管什么话语,都去跟他碰撞一下,把他那清澈的,像是看透了什么一样的脸扭曲掉吧。就这样被说着很不舒服。

焦躁集中到手指尖,点开手机的通讯录,输入名字开始搜索。

-

表情不再像之前一样冷静。惊讶地睁开了眼睛,悔恨地咬紧了牙关,一副想要咋舌的样子。

这表情不错嘛,叶山。啊,对了。我想看的就是这种表情。


评论 ( 2 )
热度 ( 1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