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陆-


六.

 



刚入秋的温度还没立刻降下来,回程的路上却难得没感受到丝毫的暖意。一边凭着身体记忆蹬着脚踏车,一边不由自主地回顾起一整天的经过。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粗略地过滤一遍之后并没有明确答案,那么问题是出在叶山和一色那边吗,这对我来讲也是未知数。


地平线另一端的的夕阳已逐渐沉没,不知不觉已经到黄昏时刻了。小町应该早就回到家里,太晚回去怕是又要被问东问西。亏得另外两位社畜经常不在家,哇这种夫妻生活的感觉,以后能不能让我做小町的家庭煮夫呢。


想着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终于分散了点注意力。即便这样其实也没什么想说的,这种举步维艰的情况对我来讲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在招人厌的能力上我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到家放好脚踏车之后手机来了提示音,是之前给雪之下发的消息的回复。雪之下的消息一贯简练,这次也没什么特别的,只说了不用担心由比滨的情况,最后特意强调了一下明天一定要到社团活动室(笑)。


什么啊最后那个表情,雪之下检察官明天是准备开什么审判会吗。


多亏此心情也轻松不少,只是刚关上手机屏幕突然又来了信息提示音。是有什么忘了说吗,这显然不符合雪之下的风格啊。 


带着些微疑虑再次打开了手机屏幕,短信那栏并没有提示数字,而是邮箱图标上出现了新邮件的字样。


一封陌生邮件。


除了定期订阅的邮件以及各类未被过滤的广告,我的邮箱地址应该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况且近期也没有跟谁联络过用邮箱发送资料,这封陌生邮件的发送人是到底怎么知道我的邮箱地址的呢。


只是不小心输错地址了吧,本来我是想这么认为的。但邮件标题却告诉我事情没这么简单


------总武高黑幕!叶山隼人利用人气制造虚假选票,准女友一色伊吕波当选学生会长。


信息量过大的标题让之前关于此的记忆也一并涌了上来,胃里也不由得腾起了一股不适感。顶着这股不适感翻开了邮件,内容并不是简单几句话,而是带有不少截图和详细推论。看得出发件人是别有用心。


当初在推特上建立的应援账号,因为叶山的人气反响格外高所以后来又追加了复数个应援号,每个账号跟推文的截图都被放在了这封邮件里。而这些账号收集到一定数量的推荐人之后都会被改在一色伊吕波的名下。这些截图流畅地演示着这些虚假选票的制造过程。


最后是一段是一色在当选学生会长后同叶山关系越来越亲密的传闻,侧面佐证了这封邮件一开始指出叶山为准女友制造虚假选票的结论。


叶山如果作为候补的人气和资质都不应该输于一色,更是不可能被信任投票否决,而最后当选的却是一色。这样的指控即便证据尚且不完善,想必也会有不少人买账。也正因为它爆料的是校内两个具有相当知名度的人物,所以更不需要担心没人传播。实际上连我这样人际交往寥寥无几的人都收到了邮件,那么整个学校里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


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本以为是不可能暴露的事情。虽然现在这样也不算是暴露,只是以没想到的方式嫁祸给了其他人。当受欢迎的家伙因传闻而名誉受损,甚至身败名裂,不是没见过这样的现象,在电视上,小说里多多少少会出现这样的家伙。他们的下场是怎么样呢,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出来,或者说是不愿意去想。脑子里沉浮的是其它难以名状思绪,找不到确定方向,这封邮件虽然详尽,却并没有叶山本人操纵这些账号的确实证据,多疑的人恐怕不会轻信,然而麻烦的却是大多数人。他们不会在意这点逻辑漏洞,只会因为其爆炸性的内容而起哄,是真是假也不会有多少人去真正追究。


一阵适时的风刮进了外套里,才发现已经在家外面握着手机站了一段时间。试着动了下仿佛凝得发沉的筋骨,按响了门铃。


小町揉着疲倦的眼角开了门,不知道是不是在等我呢。


“今天回来得有点晚啊。”


“嗯,稍微…有点事。”


还没打算跟她说具体的事,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帮一色收集推荐人的事她也是有参与的,现在跟她说暴露了多半会吓得惊慌失措然后扑进我怀里哭。这么一想说出来也不错啊。


 “突然露出那种可疑表情,小町一瞬间就没睡意了。”


有点夸张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兴冲冲地往我胸口捶了一拳:“到底有什么事啦。”


“社团活动,今天拖得有点晚。”


听到社团两个字之后似乎有一瞬间肩膀垮了下来,我一边换鞋一边转过头去想问个究竟。


“是小町没管好哥哥,你该不会又惹雪乃姐姐和结衣姐姐生气了吧。”


说着还略作抽泣状,所以说,为什么一说到社团就联想到那去了。我抬手拍了下那颗耸拉下去的脑袋:“没有的事。等会儿还要跟她们联系,你今天作业已经做完了吗?”


“真是,不要提那么扫兴的话题。”


挥开我的手后似乎又明白什么似的眨了眨眼睛。


“那小町就不打扰你们好了,记得帮我向雪乃姐姐和结衣姐姐问好。”


之后便小跑着往寝室的方向去了。





-TBC-



评论
热度 ( 6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