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关于叶山的,一些分析解读

马上12卷就要出了,还是写下我个人的各种看点和预测。因为有原作文段摘抄所以比较长,不过重点是分析部分。当然,这里写的也不是全部,只是围绕着11卷内容写了个大概。


由于本人不是后宫粉所以对大老师最后跟哪个妹子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偏好,所以本文不涉及任何大老师和各妹子的感情线。不过虽说我个人没偏好但客观来讲其实挺明显的,也没啥好说的。我追春物的原因很大部分是比较喜欢叶山这个角色,所以此文重点是分析关于他的部分。


先说下对于12卷涉及叶山戏份的预测,11卷他没有出场多少,但伏笔却很明显。况且跟雪之下小时候的事情还没写明,所以不太可能马上退出主线故事。

 

下面是几段摘抄:

 

【其中,已经没有了不久之前的隔阂。

叶山诚实地,以他所被要求的叶山隼人的样子存在着,三浦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地拉近着距离。户部和海老名同学也同样地,嘛虽然说是一如往常倒也是一如往常,却也在随着时间的流转,形成了符合那两个人的气氛。

并且,对这一切,由比滨则开心地看在眼里。

对这即便喧闹不安,却仿佛春意徐徐将至的季节一样,散发出融融暖意的地方少许地感到炫目,我稍微眯起了双眼。】

 

11卷开始的桥段是这种看似祥和的画面,但后面阳乃和平冢出场都暗示着这种画面不过是表面平静,实则不然。围绕着这点12卷多半会让大老师发现具体违和感在哪,然后再以此去影响他周围的人。

 

然后是委托,也是占据11卷大半部分的情人节起点:

 

【看着两人的对话啊哈哈地苦笑着,由比滨也淡淡地说道。

「不过,感觉有点能理解隼人的心情了……」

叶山的心情,没,这我可不清楚……。我这样想着,用视线询问起这句话的意思。于是由比滨一边考虑一边边开口说道

「啊,你看……,怎么说呢,果然还是会没法将志愿表交出手,或者顾虑各种各种的事情的吧……」

这种顾虑很有她的风格。在一旁听的一色也点了点头。

「啊,这种话很有结衣前辈的感觉呢。很善良呢。」

「是吗……,啊哈哈……,很善良、吗……」

由比滨因为一色的话有些困扰地笑了出来,露出了略带消沉的表情。

因为被称赞而感到害羞——应该并非如此吧。应该说,是和叶山隼人相同的,正因为善良,才由于这份顾虑而感到痛苦也不一定。仔细想想,由比滨和叶山、三浦以及一色的关系都很好,左右不是人做在去迪士尼时就已经如此了,这次则是更为直接。

真辛苦啊……虽然要是能作为无关人士这样讲的话那是很轻松,然而我也做不到。

一直操心周围人际关系的这种心情我实在难以理解。然而,却能产生共鸣——对于想要得到这种答案的愿望。

大概这点雪之下也是相同的。从雪之下的表情也能看出她对由比滨的阴沉感到担心。

如果若是得出和叶山一样的结论,那不知何时功亏一篑也不一定。

以自己的意志选择了所有人期待中的叶山隼人,打算完美地履行下去。进行毫无妥协的最大限度的妥协。全心全意地维持着续命措施。

再也没有如此真挚的不诚实了。

为了这样「温柔」的人,并不温柔的人所能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最多也就是像自言自语一样,随便地嘀咕些什么罢了。

「……嘛,只要有个借口不就好了吗。能让叶山接受的名义之类的。」】

 

这段大老师对叶山的分析比起一开始精确了不少,表明他对叶山的理解也在逐步加深,但还是存在盲点。这里先不说,从他认为由比滨如果跟叶山得出一样的结论就会功亏一篑的描述看来,他显然不认为现在的叶山选择顺应众人期待是正确的,也觉得叶山从心底里其实不想这样,但为了他在乎的人又必须这样,所以才是【真挚】又【不诚实】的。而他从第十卷最后找到答案到现在这份委托,都有表现出想要为这样的叶山做点什么的愿望,所以才有了这里的情人节试吃活动。虽然就后面叶山的反应来看是完全没GET到,或者说即便有所察觉但不太相信也不愿说明吧,不过这种误解也算是一个看点,12卷大概会挑得更明吧。

 

然后是试吃当天:

 

【叶山也保持着被三浦和一色牢牢固定住胳膊的状态,跟在后面。

『那家伙有够受的啊哈哈哈』我与己无关似的抱着轻松的态度一边观察一边大口喝着max咖啡,忽然和叶山的视线碰到一起了。

「呀。」

简短地向我打声招呼后,叶山用目光催促让三浦和一色先进去。两人歪着头朝会场的方向走去。带着柔和的笑容目送她们后,叶山瞥向了这边。

「比企谷也负责试吃么?」

「嗯呐。」

「……原来如此。」

听见我的回答后,叶山眯了下眼睛。然后,像有什么难以忍耐似的轻轻笑出了声。

「什么啊……」

犹如看穿一切的眼神,以及挂着总有些怜悯的微笑。

其眼神和说话方式给人感觉像是和那个人面对面时一样,颇是让人恼火。因此不禁在回答的声音中带了点刺。

于是,叶山耸了耸肩轻轻挥了下头。表情很温和,直到刚才的那种奇妙的成熟的气氛已是烟消云散。

「啊,不不。只是觉得你很适合这工作。」

「哈?」

「甜的东西,你不是很喜欢的么。」

叶山带着挑逗的口吻说着,手指向了我手中的max咖啡。不,嘛,的确经常喝max咖啡……。

「所以说咯」小声添地说了一句后,叶山英姿飒爽地向前迈去,朝向有着三浦和一色等待他的会场前去。

危险啊,一瞬间以为要「讨厌叶山君居然知道我喜欢的饮料啊,心动。」了啊。虽然绝对不会的。

……不如说,我的心情并非那么愉快。不说些这种无聊玩笑的话,就让人不由得考虑起其他多余的事情。这恐怕对叶山也是一样,所以存心挑起话题,又巧妙地岔开了吧。

将喝了一半的max咖啡一干而尽后,明知压不扁它,却仍紧紧握着铁罐不放。】

 

这段对话看起来莫名其妙又暗流汹涌,很多地方能被诠释成不同的意思。叶山第一个问题就问他是不是负责试吃,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才说原来如此。至于明白了什么,我这里有两个猜想,一是明白大老师来试吃可能是因为有妹子想借此对大老师表达心意,而大老师看起来没察觉,所以才会难以忍耐地发出轻笑,笑大老师不明白妹子的心意。二是明白这场试吃活动实际上是大老师的想法,而三浦一色是为了送他巧克力才委托大老师的,所以大老师和侍奉部才会也来参加活动。而轻笑大概是因为大老师一如既往狡猾且卑鄙的手段,和不管啥委托都接的习性吧。我个人是觉得第二种更合理一点,参考后文。不过不管哪种,大老师当然都是一脸懵逼外加被撩得鬼火冒。而叶山一直以来其实都不太喜欢大老师这种啥委托都接且干涉他感情事的做法,可能也有所怀疑大老师这么做并不止是因为工作,但他却不想挑明。可能是觉得挑明了也麻烦,或者是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第十卷也是这样,向大老师抱怨过别再拿这个来烦他,结果又装作是开玩笑。这里则是存心挑起话题又岔开。而大老师虽然表面上一脸懵逼,但实际上还是有所察觉,不过也是不愿多想,一腔鬼火只能发泄在咖啡罐身上。至于这里衍生的12卷看点,自然是各自在这里到底有什么心思欲言又止。这点其实后面那段对话也有暗示,但不明显。

 

之后就是活动中的那段对话:

【我从远处望过去观察了一下,只看到三浦正用锐利的视线看着一色,而一色则是露出了余裕的笑容接受下来,而夹在她们之间的叶山则一直保持着爽朗的笑容。户部则是有些在意叶山这边的样子,时不时地上来搭两句话,看起来也不像是在谄媚海老名同学。

唔——看起来很可怕啊。话说回来,我根本不想插进这种情况里去啊。

我慢慢走近了料理台,正在思考应该说些什么来插话的时候,叶山倒是察觉到了我的样子。

「不好意思。」

他爽快的这么一说,就从三浦和一色之间抽身,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你是有什么事嘛?」

「啊——啊,对了,是平塚老师带来了一些慰劳品啦。」

我这么说着,边把手上的纸盒递了过去,只见叶山的表情立刻阴霾了起来。

「又是巧克力啊……」

「貌似是很好吃的。」

「……是吗……」

叶山简单的回答完,就接过纸盒,走回了料理台。

这一来就平安完成任务了,想着总算传递完成,就这么回去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哐当的金属声响。

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是叶山正在用手指弹击咖啡罐的声音。他轻轻挥舞着手中的两罐咖啡,微笑着无言的询问着我要不要喝一杯。

嘛,一直被三浦和一色夹在中间,就算是叶山也多少会有些疲累吧。或许他也想以我为借口,稍稍休息一会儿吧。反正我这边也只是闲着而已。

我微微点了点头,叶山在三浦他们边上的另一个料理台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也拉了个椅子过来。

刚坐下来,叶山就把咖啡罐放在了我面前。标签并不是MAX咖啡,而是黑咖。看到我再三确认着标签,叶山苦笑了一下。

「甜一些的更加好么?」

「倒也不是。」

就连我,现在也提不起什么喝甜味饮料的兴致了。再说接下来肯定还要吃巧克力。我将咖啡罐打开,大口喝了起来。

叶山也同样的喝了一大口,呼——地叹了口气。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对话,只有咖啡罐的声响以及偶尔漏出的叹气声之类的声音代替了对话声,延续着应酬。

从手上感觉到的重量来看,这一罐也差不多快喝完了的时候,叶山突然间「即便如此,」地开口了。

「我也还是好好思考过了。」

「哈?」

他说出口的话让人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我认真的回问道,他则露出了大家所熟知的叶山隼人式的微笑,温柔说道。

「这样的话,大家……大家也可以过的更加自然吧。」

这么说着,叶山回望了一圈料理室,跟着他的视线,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事物。

像是带着认真的眼神盯着天平的三浦、又或者吹着口哨操作着烤箱的一色、还有满脸粉色的开心的由比滨,以及抱着头看着她的雪之下。

随后,叶山的视线又回到了我身上。露出了我所熟知的叶山隼人式的略带苦笑的表情。

叶山所说的大家。

那到底指的是谁呢,又是包含着谁,才养成了这种称呼为大家的惯例呢。我略微有些察觉到这些,便把视线从叶山身上移开,又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

对于他的自言自语我没有任何回应,叶山又忽然说了一句。

「多亏了你,户部也能吃到巧克力所以很开心哦。」

叶山用带着点玩笑的口吻说道。从这句话中来看,户部应该成功尝到了海老名同学还在制作中的巧克力了吧,他正在『好好吃』『好甜啊』『太棒了』之类的骚动中呢。哦——你这家伙也是努力过了啊……不过海老名同学是那种这之后还有更多麻烦的类型吧。对那种人来说,交心这件事也是分为好几个阶段的。或许是因为有着类似的精神构造吧,我也不由的苦笑起来。

不过,嘛,至少现在,还是赞赏一下户部奋斗的英姿吧。虽然是以有我风格的说法。

「巧克力也好户部也好随便怎样都行啦……特别是户部。」

「哈哈,这说法还真过分啊。」

叶山这么笑着,也一口气将手中的苦涩喝完,还像是要让我确认是否已经喝完似的摇了摇罐子。他随即站了起来准备去把空罐丢掉。或许是三浦看见了他的动作吧,她用带着些撒娇感觉到声音叫着叶山。

「隼人~~」

「马上就过去。」

这么回答完,叶山最后一次回过神来,同我短短道了声别,就向三浦他们等着的料理台那边走了过去。

我一边目送着他,一边把已然喝完的咖啡罐再次举到了嘴边。】

 

又是一段比较有看点的对话,从一开始的三浦一色在料理台斗气,到大老师递巧克力的时候叶山一脸阴霾,再到之后他只能以大老师为借口在一边喝咖啡休息一下,都看得出对于这场试吃活动,叶山并没有享受其中的事实,这与大老师的初衷刚好相反。而叶山本人在受累半天之后思考出的答案却没有半点怪罪大老师的意思,只是觉得除他之外的众人,包括大老师本人,乐在其中就好。之前的第九卷十卷遇到相似的情况时,他都对大老师表示了不满,而这里已经提都不愿提。为了避免大老师察觉思考出什么还及时拿户部转移话题,想必是觉得再说下去大老师可能会提一些他不愿意说的东西。在大老师思路转到户部那儿的间隙一口喝完了咖啡,为了避免大老师感察异常还刻意摇空罐给他看。一举一动都掩饰得很好,但也就是因为掩饰得太完善了,反倒让大老师久久没法释怀,所以才会在喝完咖啡之后还在原地目送着他。

 

关于这里叶山不想跟大老师说的事,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跟他自己有关的事情。不止是他跟雪之下曾经的事,也有前文已经提到过很多次的,他自身的事。为所有人付出,却被所有人遗忘,他本人却对此心甘情愿。而大老师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才有了十卷最后那段近似于誓言的东西:【因此,至少要有我这个人出来否定,让他了解:世界上还是有人不对他强加期望。唯有精准命中要害的否定,才是真正的理解;冷漠的背后,其实是真正的温柔。不经过一番理解便妄加肯定,只会使他的枷锁更沉重。】

不过这里也要说下,这段话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表达方式可以说完全起了反效果。大老师的初衷是要否定他,让他明白世上还是有人对他温柔,但出口的却是我讨厌你。这里有个潜在的自我意识爆棚的逻辑,既是我的讨厌=对你选择的否定,而人们判断选择的正否向来不是根据别人的喜好来的,所以这里叶山只当他对自己说了句难得的真心话,而非之前的种种好人揶揄。当然也没打算因此改变他的想法。实际上这话不是什么【真正的温柔】,只有满满的自我意识爆棚。当然,也不是他的真心话,所以才会移开视线。

 

【嘛,这肯定也是折本香织所特有的那种随意的言行,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在里面吧。总算能够不带深刻解读、不带扭曲解读的自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也不由得带着笑意地叹了口气。

我带着略微的满足感,将视线转回原本所在的料理台时,正好和床边的阳乃小姐对上了。

阳乃小姐好像正带着笑意从一边看着我们之前的互动。她的表情完全是一种看见好玩的事情了的样子。

这时,她的表情从柔和的微笑转成了略微嗜虐的感觉。嘴角也微微向上翘起,眯着的眼睛里也带着一些锐气。阳乃小姐看向身边的叶山。

「说起来,隼人以前也从小雪乃那边收到过吧?」

虽然像是在对叶山说,但其实那声音在场的众人都能听的见。

一直以来都无视她的雪之下也对其有了反应。她露出了严肃的表情看向阳乃,无言地瞪着她。

无言的并不只有雪之下,三浦也僵在了原地。连一色都发出了微微的悲鸣。

在三浦和一色面前明明没必要讲这种话的吧,我带着些苦笑挠了挠头。有些不可思议的是,我的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很是不适合挠头发啊。

雪之下并没有否定阳乃小姐的话语,而是带着些困扰似的看了我一眼。

她的表情就像是突然被提起以前的话题有些不知所措又感到很困扰,她微微咬着嘴唇,眼神里也有些慌张的颜色,颇为不镇静。

大概,我之前也是露出过类似的表情吧。像是有口痰卡在喉咙深处,胃中也有些消化不良似的疼痛的蠕动一样的不快感。

雪之下低下了头,我也转开了视线,却看到视线前方的由比滨正非常在意我们似的露出了不安的表情。

短暂的沉默。然而总感觉经过了很长的时间,我想着要打破这一情况正觉得不得不说些什么,但却想不到合适的语言。

「啊,是有过,差不多是上小学之前吧,我和阳乃姐都收到了。」

在这个场合下做出如此正确回答的人,当然就是叶山了。

叶山以无比漂亮爽快的笑容干脆的回答道,避开了这一问题。听到这句话,阳乃小姐也微微露出了扫兴的表情。

听到这个回答,三浦安心地抚了抚胸,一色则放心地吐了口气。

然而,与她们成对照的,雪之下阳乃的表情却变得更加寒冷了。她一副无聊的样子稍稍看了看叶山,然后像是失去兴趣了一样离开了窗边。叶山以略带寂寞的表情目送着她。】

 

阳乃带出的这个小插曲以折本送大老师巧克力为开端,而她是知道大老师以前跟折本表过白的,所以才会一时兴起,或者说是不爽,提起小时候雪之下送过叶山巧克力的事,以此来刺激大老师。当然,是为了雪之下。怎么说呢,阳乃这个人看起来很难懂其实某些地方很好懂,对我来说,当然对大老师的来说很难懂,毕竟他对人情不在行,对小町也没阳乃对雪乃那么扭曲深刻的爱。

叶山对阳乃来说,比起她自称的什么义弟,更像是利用工具。小时候恐怕也是像现在对大老师那样,既监视着雪乃身边的叶山,又利用叶山来监视她的雪乃吧。而从第八卷叶山承认自己无法喜欢任何人来看,他喜欢雪之下应该只是个误会,小时候的误会可能造成了雪之下的困扰,导致她更加孤立。所以阳乃也因此相当不待见叶山,而叶山对雪之下却一直心怀愧疚。当时的情况,大概想象一下就知道,叶山本身非常受欢迎,他对雪之下的特殊造顾想必会让本就性格孤僻的她更加遭受嫉妒。于是叶山便被迫远离雪之下,既然自身的喜欢会对喜欢的对象造成困扰,那是不是干脆不要喜欢任何人为好。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对自己怀抱期待,那么就需要不带偏向地去一一回应。这很可能是叶山走上现在这条路最初的想法,只不过以前是被迫,现在则是自愿。至于自愿的原因,大概是他最终不再逃避,而选择接纳过去的自己,即便那使儿时的玩伴远离 ,也无人理解。这样的过程,没有任何人帮助,也没任何人安慰,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过来的,也打算今后一个人走下去。唯一还放不下的是曾经伤害过的雪乃,而现在大老师的出现,可能会帮到雪乃让她变得不再孤僻,所以他经过观察,试探,挣扎,继而决定暗中激励大老师去帮助雪乃。

这个决定现在看来应该是从第四卷开始的,第四卷经过留美事件的试探和实践,证明大老师有了拯救雪之下的可能,虽然方法并不完善,但还是比叶山的无能为力来得好。至于这里他向户部爆出的自己喜欢的人开头是Y,不用想太多,实际上不过是为试探和刺激大老师而已。他在第四卷其实已经想清楚了自己为了让大老师最终拯救雪之下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既是垫脚石,也是一个假想的‘情敌’。所以才会在这里说出Y字母引起大老师思考对雪之下的感情,在留美事件解决之后又亲口告诉大老师他们做不成朋友。为什么,原因很简单,他准备助推八雪而扮演的角色,绝不是什么招人喜欢的角色,而他却甘愿如此。实际上的效果,也都耳目共睹,不管戏里戏外。

 

这里简单提一下印象中叶山为此还做过的几件事,也是细节方面的论据。

 

第四卷,烧柴时观察大老师,被大老师发现后,被迫问出雪乃跟大老师之间的事情,虽然被打断了。这里是试探。

同样第四卷,本身不认同大老师帮助留美的方式,但还是决定扮黑脸帮忙。这里是实践。

第六卷,雪乃生病,故意挑衅大老师让大老师去看雪乃。

第八卷,请求大老师去四人约会,最后说出的那段话。这里阳乃也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看得出来是因为雪乃。

第八卷,准备帮雪乃做参选演讲,走廊上遇到大老师又故意挑衅。

第十卷,最后告诉大老师没有察觉雪乃当前的问题。

然后就是上面那段摘抄,阳乃拿他和雪乃的关系当耙子来挑衅大老师,结果被他回避了问题。

 

至于雪之下11卷最后提出的委托,我想很有可能是跟叶山没什么关系的。她想被拯救也想自己有拯救的力量,但我认为那都是指向大老师。对于叶山,她至今为止只有一次互相道歉,想必是不会察觉,也不太关心叶山的事。这点对于春物其他角色也差不多,不然大老师也不会习惯于把叶山周围的人划分为他自己和其他所有人了。

虽然12卷看起来不像最终卷,不过如果最后结局雪之下能得救的话,想必叶山也能了却一个心结。至于他自身的事情,渡航会不会写不知道,即便有,我想可能也不是由雪之下来做点什么。


评论
热度 ( 6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