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是攻厨,逆家勿扰。

雷长相身材变形无脑黑化跪舔单箭头痴汉变态色情性骚扰一言不合就强x的“叶山”,X八粉务必远离。

叶山固定右or 叶独only

【安雷】何意百炼刚

    

    

丹尼尔在进行着第一轮淘汰赛的结束致辞,雷狮又在他背后观战席上看到了那个人。他早知道即便自己放弃了王位继承权那个人也不会就这么放过他,只是不知道作为这场大赛的贵宾究竟能干涉比赛到什么程度。卡米尔被他当成了活耙子,仅仅只是为了打击他,最后没能成功的结果应该让他相当失望吧。还有帕洛斯的事情,说不定也有那个人在背后做事。他很清楚帕洛斯这种惯于诈骗与背叛的人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多余的忠诚心,一直以来都只是碍于实力不济没能发作而已。这种人,一旦有了更好的靠山,便会毫不犹豫地舍弃上一个。类似的事情,不仅在他作为海盗头子浪迹宇宙的时候,更是早在雷王星的宫殿里就见过太多。所以他不急于拆穿帕洛斯,而是等他亮出底牌之后再算账。至于佩利那个好战份子,倒是从不掩饰想与自己打一场的心思。


他看向另一边,那个引人注目的金发小子倒是少有的安静。从大赛刚开始,这个看似愣头愣脑的小子便展现出不俗的潜力,随着大赛的进行他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以他为中心的团体也在不断扩大着。那个嘴里时刻念叨着骑士道的家伙,不知道会不会也加入其中。安迷修,他一直没有看懂这个人,不管是他的实力,还是真正心思。自称是维护着秩序善的骑士,却习惯于独来独往,几乎没人了解他,所以关于他的情报也就少之又少。听他跟自己对话的口吻,也暗示着有在刻意隐藏实力。不出风头,看龙虎相争,然后坐收渔利,高洁的骑士也会用这种手段么。


不自觉地握紧了手里的酒杯,雷狮弯起了嘴角。


参加凹凸大赛的每一个人,应该都是有着以命相抵也要实现的愿望。那么他呢,救死扶伤的骑士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参加这种你死我活的比赛呢?


他不愿跟安迷修对决的原因,跟他不愿拆穿帕洛斯的原因一样,是在等着对方先亮出自己的底牌。越是难缠的对手,越需要谨慎对待,他是这样,安迷修恐怕也是如此。所以他们都在刻意避免跟对方交战。


“大哥。”


卡米尔的声音打断了雷狮的思虑,他收神,看向声音的方向。


“帕洛斯和佩利说想先回去,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雷狮轻蔑地笑了笑,这俩家伙在他面前倒是越来越独断妄为了。连卡米尔也会使唤,他本来可以拒绝的,会特地跑来告诉自己也是因为有所顾虑吧。


“大哥......”


卡米尔又唤了一声,欲言又止。


“怎么,你想来陪我喝酒么?”雷狮朝他挥了挥手,“你也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卡米尔却没有动。


雷狮皱了皱眉:“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么。”


卡米尔摇了摇头,然后把围巾往上拉了拉,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

 


“即便是恶党,面对亲情也会露出这样一面么?”


雷狮没有回头,他知道是谁来了,但不是个好时候。


那人倒是不介意地般一步步从背后靠近他:“早就听说雷王星的皇子间兄弟不和,没想到今日能亲眼见到。”


雷狮听不惯这话从他安迷修嘴里说出来,便顺手执了桌上的飞镖朝后面靠近的人扔去。安迷修偏头躲过,顺便截住了标尾,放到雷狮旁边的桌席上。


雷狮扯出嘲讽的嘴角。


“骑士大人被女人拒绝了就想来找我打架泄火吗,很不巧现在的我没这个心情奉陪。”


“我也只是来买醉。”


安迷修轻车熟路地坐到雷狮旁边,彷佛多年的老朋友。演戏能演到这个地步,雷狮不怒反笑,安迷修的演技一直很好,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副怡然自得的姿态,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只不过,对本应是敌人的自己演老友记,怕不是拿错了剧本。


雷狮兴许是终被惹得来了兴致,他倒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想从自己这儿得到什么。


“不过,女人的事情,我倒是能给骑士大人一点建议。”


露出恶质的戏谑性笑容,他凑近安迷修,暧昧的距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我们海盗团的宗旨便是,得不到的,就抢过来。”


然后他维持着笑容等着安迷修的反应,面对着羞辱他心爱的小姐们的人,到底会是怎样一副恼羞成怒的表情。


安迷修盯着雷狮突然凑近的脸,听他毫无忌惮地对自己的骑士道出言不逊,那双紫罗兰色泽的眼睛里却流露出某种期待的目光。看惯了雷狮身为海盗的张扬跋扈,安迷修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他同时也是养尊处优,英俊高贵的王子,天生便散发出让人愿意为之赴汤蹈火的魅力。放弃王位继承权浪迹天涯,被亲生哥哥追杀的感受想必不是太愉快。


雷狮等待着安迷修的恼怒,却只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只手轻轻嵌住下颚,唇上传来更加轻柔的触感。


安迷修亲吻着他,薄如蝉翼,细腻如水,却仿佛倾注了骑士所有的悲天悯人。


以致于雷狮忘了第一时间推开他。


“哈...轻薄恶党,也算是骑士所为吗?”雷狮擦着嘴唇,恨不得立马杀了眼前这个人。


安迷修还是那样,从容不惊,盯着雷狮的眼神里却彷佛燃着某种火焰。


“我只是在安慰一个受伤的人。”


“你的骑士道是教你这么安慰人的吗?”雷狮气极反笑,他早应该跟他动手的,就不用等到现在这么麻烦。


“是你先招惹我的。”


“所以你就要这么轻薄我吗。”


是啊,不过是一次轻佻的挑衅,雷狮不想揪着这点事情不放,也耻于揪着这种事情不放,换作是别人,他早就一锤了结了他。然而这是他一直以来都看不顺眼的安迷修,即便是口头上,他也不想落了下风。


“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他是什么意思。雷狮觉得好笑,他还是一点不懂这个人,所以至今以来也没想好怎么对付他。世间恶党千千万,怎么他就偏偏要盯着他不放。


安迷修挑了挑眉:“你真的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


雷狮笑着反问,完全陌生的触感,轻柔至极的动作,他只想就这么杀了他,不然他大概永远逃不掉。

 

 

 

-END-

  

评论
热度 ( 8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