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捌-



八.

 


过了前方的街口便是通往总武高的主路,一路上穿着学生制服的人影也逐渐多了起来,不时有人往这边送过来好奇的眼神。虽然已经开学一段时间,但还是不太习惯啊。后腰上传来安心的重量。因为小町的存在而变得突然引人注目起来。嘛,自家妹妹这么可爱能吸引不少注意力也不奇怪,不过也正是这样才需要更加提高警惕,绝不能再让大志那样的毒虫有机可乘啊。

 

暗自下了这样的决心,嫌恶地瞥了眼向这边递来视线的路人……喂喂居然被无视了吗,我的隐身技能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在发动。既然如此,不给这些家伙点颜色瞧瞧看来不行啊,有必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不能靠近的才对哦。

 

“哥哥,别这样。”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小町拉了拉我的衬衫,侧过头,发现她赌气似地撅着嘴。有意放慢了车速,想着随便回答些什么哄下她。周围几个路人的议论随之传入耳中。

 

“说起来,昨天有收到过一封奇怪的邮件呢。”

 

“啊啦,我好像也有呢。说的是那个吧,学生会长什么的。”

 

“是吧,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但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呢。”

 

“才开学就有这出,郁闷的心情瞬间就没了啊。”

 

“啊哈哈,说的也是。”

 

之后的内容便随着车轮远离而变得逐渐听不清,仍然拉住我衣角的手却纠得更紧了。

 

“为什么,突然加速了。”

 

身后传来小町闷闷的声音。没有回应她,我继续看着前方骑车。

 

“学生会长,是那个吧,哥哥昨天有收到什么邮件吗?”

 

不放弃地追问着,该说已经养成这种习惯了吗,觉得问下去我一定会回应她。

 

唉------

 

“小町是刚入学的新生,那边没邮箱地址才没收到的吧。”

 

“报道的时候不是都在学校注册了邮箱的吗?”

 

“所以说,不是学校发送的啊,那种邮件。”

 

“那哥哥是收到了的意思哦,有写什么事吗?”

 

嘛,事到如今就算我不告诉她,在学校里也会听到各种各样的风声吧。与其让她因为那些越传越离谱的谣言而担心,还不如直接把邮件给她看。

 

“说来 很麻烦,一会儿把手机给你自己看吧。”

 

“这么干脆?真不像哥哥。”

 

“你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期待着能帮上哥哥的忙呀。这样是不是得分很高?”

 

---就是这种地方得分才低的吧。

 

“哥哥,今天放学后会参加社团活动的吧?”

 

“啊啊。”

 

“那么,小町今天放学后会去社团找哥哥的,不要迟到哦。”

 

-

 

快到校门的时候下了车,因为时间问题让小町先去了教室,自己则负责把脚踏车拉到停车棚。

 

从几乎满位的车棚里找了许久才发现一个空位,锁好车以后已临近上课时间,只好跑去教室。

 

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不急不慢的其他学生,偶尔也有比较在意的谈话飞进耳中,但没时间也没那心情去仔细听。快到教室的时候稍微放慢了速度,门敞开着,从里面传来了刺耳的嘈杂声。一如既往,进门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留心到这边,让我能自在地走到熟悉的位置上坐下,有些在意地寻找起后排那个耀眼集团的声源。

 

男生组里三个笨蛋一如既往地打闹着,三浦有点不耐烦地纠着钻子头发,狠狠地瞪了户部一眼。后者害怕地立刻闭上了嘴,一旁的海老名沉默地注视着这一切,而由比滨则露出了无奈的苦笑。不出意外地,叶山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也没刻意将话题带歪,仍然忠实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这让三浦见了反而更加焦躁起来,她再度瞪了户部一眼,可怕的眼神似乎在传达着什么不需要明说的指令。户部缩了缩脖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开启了话头:“话说回来,今天真热啊。”

 

“对啊,还想着终于不用再进行酷热练习了什么的。”

 

“反正你们也是经常偷懒吧。”

 

“哪有,隼人他可是有这------么严厉的说。”

 

户部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比划着,叶山轻笑着敲了敲他的头。后者立刻装作痛苦的样子捂住后脑勺,朝叶山吐了吐舌头:“隼人,好过分~”

 

一旁的大和大冈跟着笑出了声。

 

在户部的倾情表演下,那团体的气氛似乎终有缓解,但我想听的却落了空。也是,那种话题放在这种场合怎么也不合适吧,想问的话也只有重新找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便不再留意后排的团体,把头转回讲台上已经快开课的教师。

 

-

 

午休时间很快到来,我习惯性地撇开人群准备找个较为安静的地方用餐,路过教职员办公室的时候却被意想不到的人截住。穿着白大衣的平冢老师正叼着棒棒糖看着我,因为糖块被整个含到嘴里只有白色的纸棒被留在外面,默不作声的姿态看起来范味十足。

 

“那个,有点帅呢。”

 

像是警察终于逮捕到犯人的一刻什么的。我在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你,跟我过来一下。”

 

朝办公室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然后将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的平冢老师无视我的感叹无情地说道。所以说,这里真不是审讯室的来着。看着我没挪动脚步的打算,她便朝我背后走去,然后扬起膝盖------

 

“我知道了。”

 

闪电般地回复到,我迅速向前迈了一步,拉开教职员办公室的拉门闪了进去。

 

危险啊。正当我因为躲过攻击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已经重新坐回了办公椅,西装裙下穿着黑丝袜的腿交叠着,透露出的肉色立刻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如果这是那种温柔辅导的话,那么来多少次都可以哦。只是人家有点小紧张呐。

 

“学生会的事,你有参与多少?”

 

不等我做完心理准备,平冢老师便毫不留情地直逼关键。有点可怕啊,这个人之前一定从事过审讯工作吧。

 

“那个,您应该知道得差不多了吧,不然怎么会把我叫到办公室。”

 

话音刚落便被斜了一眼,接着她叹了口气,放下跷着的腿,换了个姿势认真地盯着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我要的是你亲口告诉我详细的过程。”

 

说着她把桌上的一叠打印纸向我递过来。

 

“这是打印出来的那封邮件,你应该已经看过了吧。另外,我已经跟巡通过电话,一色那边也会让她明天召开会议处理这些问题。”

 

刻意停顿了一下,之后是强调。

 

“明天的会议你也得参与。”

 

明天啊,会不会太急了点。虽说我没什么资格抱怨啦,还有,该被叫去开会的是不是少了些。我正迟疑着准备开口,平冢老师便仿佛看穿我的想法似的,补充道:“因为学生会那边参与的只有一色本人,所以不是什么正规会议,只是相关者都会被叫到场而已。”

 

“哦,这样啊。”

 

我只得仿佛事不关己地点头,表面看起来也确实跟我这种小角色没什么关系。所以不出意外地没什么干劲啊,不如说现在还说这些,不觉得稍微有点浪费时间吗,在已经知道始作俑者是谁的前提下。

 

而她似乎也在担心着同样的问题,所以在我能提议之前便开口试图要阻止什么。

 

“…比企谷,我先说好,把你招进侍奉部的是我,如果你做了什么不合规定的事情,我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说到这里,她吸了一口气,然后平静下来:“所以,你一个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她是在指我会私自向所有人坦承的事吗。嘛虽然不是没考虑过,不过,现在这种行为会给整个侍奉部带来意外的麻烦,最坏的情况可能让之前所做的一切保卫行为都化为乌有。比起因此得到的,失去的东西恐怕更多。以此代偿来考虑的话,自我暴露那种事情,不会做的。所以比起我这边,叶山那边才更应该担心的不是吗,毕竟已经替某个不愿坦承的人顶了罪。

 

想到这里,从昨晚开始便一直盘旋在心里的凝重感,此刻放佛又聚集了起来。明明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实际伤害,曾经被由比滨称为罪恶感的滋味,却从没比现在更清晰地品尝着。对于自己做了怎样的事情,仿佛第一次,有了过于清晰的自觉。之前制造虚假选票的动机,在那之后侍奉部关系再次转好的原因,以及因此得到的东西,是不是都有建立在什么东西的牺牲之上。

 

“你在想什么?”

 

平冢老师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啊,之前说到哪了来着,我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她。后者意外地没有发火,而是再次叹了口气,声音温和了下来。

 

“总之,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先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TBC-

 


评论
热度 ( 4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