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之前那篇对叶山的分析,关于原作其实我还有几个比较在意的地方,只是照此推理的话那内幕实在太大胆,所以暂时按下不表,仅在这里做个补充。

 

1)6.5卷

 

【似乎是对耳边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户部的哭声束手无策,叶山的情绪也有些低落。可是,不知是否为了弥补这一点,户部的情绪突然高涨起来。只要和叶山相遇情绪就高涨,是喜欢叶山吗……。

「等下,叶—山—君,听我说,真的。有人往我的鞋柜里扔垃圾哦!百奇棒和酥脆梅子之类的。啊,里面是男梅哦!」

「……」

听到这一点,叶山的表情突然僵硬了。

他沉默地将手伸到自己的拖鞋上。然后就这样定住了。他紧紧盯着自己的鞋柜。

不过,也就定了一会儿。

叶山把自己的拖鞋拿出来后,一边穿着拖鞋一边回头对户部微笑了。这和刚才那僵硬的冷淡完全不同。】

 

虽然是出现在6.5里的,但这里的叶山的表现,比起是曾经看到别人受到霸凌,更像自己亲身经历过啊。听到户部的话之后他第一个反应是看自己的鞋柜,而不是户部的。而且表情也很僵硬,看描述像是因户部的遭遇而想起了自身以前遭遇过的事情。

 

2)8卷

 

【“叶山君也是足球的感觉。从以前开始踢的吗?”
看来是想听这个一样呢。
“啊啊。但是,认真的踢是从中学开始的啊”
嘿—。意外。明明好像是少年队的那种印象。虽然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似乎体现到表情上了,叶山交杂着苦笑补充了。(注:“ジュニアユース”,英文“Junior Youth”,好像特制足球的青少年,也有说Junior指小学生,Junior Youth指中学生。)
“因为小学的时候总之做了各种的事,并没有集中在足球上”
一边想着原来如此呢—、一边点头了。怎么感觉是比起女子阵营我这边对叶山更有兴趣般的反应哪,这个。不,虽然真的无所谓,但是因为太闲了所以听了他的话。
因为有点尴尬,不断地握着吊起来的衣服、和斜对面的架子上的握力器掩饰过去。
只是,考虑的话叶山也是充满了谜的人类啊。虽然也有我不会想要知道的原因,但是叶山也不会做出自己暴露这种事。那甚至存在与雪之下有些类似的部分。是高层社会的禁忌这种东西呢。
拜此所赐,就是没有太大的兴趣的我也总算把事情听完了。女生两人不用说,充满了兴趣。
“嘿~。但是,叶山君的中学很强吧?”
“好厉害。我的中学部活超弱呢。呐?”
折本仅将头面向我征求着同意。通过贬低自己们所在的环境来称赞对方、嘛、所谓的中流的谨慎的东西哪。我也点头回应。
于是,折本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啊,的发出了声音。
“这么说来,比企谷虽然没有做过部活,不是好像在运动测试什么中被表彰了?”
“啊啊”
这么说来也有过那种事哪……话说,运动测试结果因为是学生之间计量的所以不断出现了各种离奇的记录。我的情况是,组队的对方也没有干劲,因为二十米往返跑之类的疲惫了就适当的随意填了数字。拜此所赐我也是A等级。即使没有那个,也并不是严格的基准。班内有几人都取得了A等级。
当然,叶山也取得了吧。
叶山将衣服拿到手里突然开口道。
“那不是领到了奖章之类的了吗”

叶山引导出了稍稍模糊的记忆。拜此所赐记忆的大门打开了。

“对对!嗯,放学的短会的时候,比企谷走到前面领受那个的时候大家都好像被触碰到了微妙的地方呢。”

折本是想起了那个时候的气氛吗,露出了笑容。仲町也想象了那个姿态吗,用手遮着嘴角忍不住的笑了。

啊哈哈。我也发出了干涩的笑声。

平常不显眼的家伙在没想到的地方显眼后经常有这种事。国语的朗读也好英语的音读也好都是这样。自我显示的文化真是下流的嗜好。(注:“晒し上げ”,也叫“晒しage”,意思嘛,比如说自己把黑历史或者丢人的事弄到贴吧什么的平台上置顶之类的。)

两人都是笑了一下就满足了吗,将似是适合叶山的衣服大量拿到手中,说着“滑雪不错呢—”之类的并开始挑选。

在距那两步左右的地方看着时,叶山轻轻来到了旁边。

“……奇怪的中学时代哪”

“要你管”

也不是非常奇怪的东西。一定很多人都在经历着类似的大同小异的事。不如说,讨论奇怪的话叶山那边才更加奇怪吧。

但是,叶山想说的事似乎不在那里。】

 

这里结合上面6.5卷来看,真的是细思极恐。叶山小学并没有踢足球,而是专注于一些【其他】的事情,这点他本人不愿暴露,大老师也起了疑心。后面提到大老师体育课得A的经历,比起他理所当然先入为主地认为叶山也得到了A,叶山本人的反应更像是体育A是跟他无关的一件事情。由此可以推断出叶山以前在运动方面可能并没现在看起来那么擅长,如果真的是能被霸凌的程度的话,反而说不定身体并不好。十卷跑马拉松的时候似乎也提到过,叶山得第一是平时认真锻炼的结果,而非有什么天赋。

 

3)3卷,10卷

 

【“不过,你还真是喜欢这个潘先生啊……”

我就像看到了狂热分子一样,无奈又无心的脱口说道。听到我这么说雪之下向远方望去。

“诶诶……因为小时候就有了呢。”

“布偶吗?”

“不,是原作的原版书。”

“啊?还有原作的吗?”

因为过于意外就脱口问道。不过肯定我是不应该问的。

下个瞬间,雪之下就像进入了恍惚状态一样,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熊猫·潘先生,原名为‘哈喽,Mr.panda’,改名前的题目是‘panda’sgarden’,据说是美国的生物学家怀特·马金特修为了进行熊猫的研究全家搬到中国后,为了没有适应新环境的儿子而开始创作的故事。”

“……雪百科小姐如是说。”

就算我中间故意用引用的口气打岔,雪之下也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样子继续说着。

“十分的强调角色个性,改编之后的迪斯尼版虽然很有名,不过原作也很棒。一边饱含着东西文化双方的隐喻,还干脆利落地落到故事核心的手腕实在令人惊喜。总之,想要传达给儿子的爱和信息随处都可以感觉到。”

“哎?是那样的故事吗?我还以为就是一天到晚说着‘好、好想吃好多的竹子啊’之类的,一旦吃了竹子之后就会醉然后打醉拳这样的呢。”

“……确实,不得不肯定迪斯尼版把这一面强化了,正是因为这些地方不同,原作才是经典哦。看一次就会明白了。虽然翻译的也十分出色,不过果然还是推荐去读原书呢。”

雪之下像是十分高兴地说着。

啊啊,连我都意识到了,在诉说自己喜欢的事物的时候就会变成这样的呢。就连我在中学的时候,在和关系貌似不错的家伙聊我喜欢的漫画的时候也会口若悬河三十分钟。这个时候就会被人说“比企谷平时不怎么说话,只有说到漫画才会狂说一气呢,有点……那个呢。”之类的,产生过轻微想死的感觉。

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样子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放开说自己喜欢比较好。就算是,这个并非一般向或是被大众所接受的也好。

是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东西,还是选择和不喜欢自己的家伙们搞好关系什么的,连想都不用想。

嘛,虽说如此,劝诱我去读原著也挺困扰的。原版禁书倒是读过。

“话说你小时候英语就挺不错呢。”

“怎么会呢,读不懂的。不过正因为如此想读才会借助字典一个字一个字读下去。像猜谜一样十分有趣。”

雪之下像是对遥远的过去感到怀念一样露出了温柔的眼神。

然后,又小声嘟囔道。

“……因为是生日礼物啊。正因为如此才更加爱惜也说不定。所以,那个……”

雪之下像是十分害羞的将布偶盖在脸上,一边隐藏着表情一边向我投来视线。

“帮、帮我拿到这个、谢……”】

 

【对面的两个人聊起女性话题,我跟叶山这两个男生插不上话,只是默默地听着。

后来,叶山大概闲得发慌,独自低喃起来。

「生日礼物吗……」

然后,他看过来一眼。

「你买什么?」

「一点小东西。」

「是吗?」

他没有追问下去,很快地把视线别开。

接下来的时间,叶山依旧不发一语,听着阳乃和由比滨聊天,不时点头附和。他拿着饮料杯的手上,秒针在表面缓缓走动着。

我愣愣地望着那根秒针。

规律的节奏、没有一丝差池,忠实地遵循预先设定好的速度。绕了一圈又一圈,不断回到相同的地方,样貌也未曾出现过丁点变化。然而,这不代表真的没有改变。即使秒针不会变化,周围显示的时间也片刻不停地变换着。

这时,阳乃看着礼物的包装,倏地开口:

「我偶尔也送她个礼物好了。」

说完,她看向叶山。

「隼人,怎么样?」

「……嗯。」

叶山耸一下肩膀,随即望向窗外。他眼中所见的,恐怕不是路上的街灯。

我也看着映在玻璃窗上的叶山,不经意地开始好奇,叶山曾经送过雪之下什么样的礼物。】

 

关键词,生日礼物。3卷刻意提到过雪之下喜爱潘先生的起源是以前收到过潘先生书的生日礼物,10卷又详细描写大老师相当在意叶山以前送过雪之下的东西。这两点结合一下,那么潘先生的书很有可能就是叶山以前送过雪之下的东西。至于原因,在雪之下对书本内容描述中也可窥觑一二,父亲为了不适应环境的儿子写的书,也可以是饱含心意的叶山为了被孤立的雪之下送出的礼物。而且,结合上面两点推论来看的话,潘先生的书很可能是叶山自己本来就有的,毕竟小学生很少会知道自己压根看不懂的英文书。而这本书对于可能曾被霸凌的他也有启发作用,所以才想着要送给雪之下。

 

结论综合以上几点来推断叶山小时候的经历,跟雪之下一样被孤立霸凌过,原因可能是身体并不好。后被潘先生的书启发,开始强迫自己改变来适应周围的环境,以他自己的话来说,与大家好好相处。七卷他也曾经跟大老师说过【我,从来不觉得这是表面上的关系。对现在的我来说,现在的这个环境就是全部了。】也就是说,哪怕是大老师眼中虚假的伪物关系,也是叶山自己好不容易改变自身得到的,所以他不会轻易舍去。造就他现今处事方式的原因很可能也就是,为了摆脱孤立与霸凌,与周围人好好相处。


-

下面这段个人想法可能有大多春物粉不喜欢的内容,



就我个人而言是不希望渡航这么写的,因为我搞不懂,这样子虐他很有意思吗。虐完心之后虐身,又不是晋江网文。还是说你想诠释的世界,就是一个温柔到这个地步的人被如此对待的世界?

搞了一堆看起来很萌的妹子角色,结果没一个真正考虑过一下他的感受。雪之下把所有责任推他身上,由比滨只会在嘴上理解,三浦只想着怎么泡他,一色只想着怎么利用他来追大老师,阳乃只想着怎么玩弄他,海老名只会在他身上强加自己的任性愿望。连死宅都看得出来,这片关心过他的还真就只有那寥寥无几的男性角色,戏份可能还没大老师的万分之一。

不仅剧里是这样,剧外更是死宅黑,腐女踩。这种东西就是你所谓的真物?说实话我对你春物的评价跟大老师找哪个妹子没半点关系,只在于这样一个与你后宫题材格格不入又被你分配了如此多戏份的角色最终能得到怎样的结局。对大老师的评价也如此,他若能兑现自身誓言给予叶山真正唯一的理解温柔,那我站八隼一辈子。反之如果踩着他找妹子,那你也就不过嘴上说说罢了。说着说着12卷又跳票了,怕不是渡航他自己都编不下去或者过不了审了。


评论
热度 ( 7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