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八隼】狱锁-序-


架空向

本文涉及犯罪心理,反社会行为描写,以及SEX NOT RAPE。

 

 

序.

 

 

那是我追查过最离奇的一桩案件。犯罪者心理不同于以往任何普通罪犯,犯罪手法也非同寻常。每例案件的受害人最终都成了犯罪者,从其口述来看他们似乎都在同一人物的煽动下犯下罪案,而煽动者似乎相当擅长掌握这些人的心理。常人成为罪犯或许并不需要复杂的契机,他巧妙地利用了这点,将心智脆弱的受害者们导向犯罪。受害者多为女性,大部分都存在恋慕煽动者的表现,即便犯案也从一而终地保护着那个人,口供一致地认为他才是无辜的社会受害者,而她们犯案的对象皆是不应在这样的社会好过的存在。

 

“像你这样虚伪的帅哥现充是不会懂的吧,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却要强迫女孩子供出心上人呢。”

 

面前的其中一位她露出处于恋慕中女孩子的微笑。惯例地,提到那个他精神便开始飘忽不定。

 

“你这种人在他面前才是犯罪者吧,一定会做一些像是痴汉什么的举动,跟我们一样。”

 

她擦了擦唇边微微溢出来的口水,眼神却仿佛没有看见我似的接到:“那个人,与你这变态不同,非常可爱呢。”

 

不由得羞涩地捧住了自己脸颊,如同想起自己口中的心上人般满足的微笑。然而,在之后却被什么打断了幻想一样,抱怨着。

 

“他明明应该是被你这种人供养的存在,却要被社会强迫工作呢。”

 

说着便对我露出了一脸遗憾的表情。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描述与辱骂,但果然还是难以适应。那是在侮辱我之上想找寻着快感什么的吗,就如同她们的犯案心理一样,无法理解。却不由得回忆起了过往一些相似的经历,习惯性地露出了苦笑。她们看起来并不是能发展成正常生活的社会人的一群女性,这就是那个人的目的吗。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试图再次打起精神。今天的调查也一如既往地,没什么结果。就目前为止的调查来看,那个人并没有参与到实际犯案中,只是让大多数女性恋慕着,并使她们向社会展开报复罢了。因此在她们不开口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找到犯人的线索。万幸的是报复内容并没有涉及到严重的刑事犯案,大多是偷盗,恶意诽谤,非法入宅等。只是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她们的犯案程度会不会上升也说不准。而现在的调查因为她们而进入了停滞期,也是时候该考虑换个方向进行了。

 

我在走廊处的自贩机面前买了一罐黑咖啡,重新在脑里理起了思路。犯案的女性大多都来自同一间学校,如果要展开实地调查的话,那间学校应该是第一个去处。再对这些女性周围的人际网展开调查的话,应该会存在一些需要重点调查的重合点吧。事到如今收到的样本材料也算足够,而所有的资料都显示出,这些女性大多存在一个共同的交际人物,既是那间学校的国文老师,比企谷八幡。他应该是这次实地调查的重点人物。

 

经过这些天,目标的资料大概都有整理到合适的程度,由于是精神煽动犯案,需要调查掌握的证据很难确实。除非犯人有出现明确指示的行为,否则难以定罪。只是为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调查出他的真正目的并采取适当措施是必要的。为此则需要详细周全的计划。

 

我揉了揉太阳穴,因这次的案件已经连续熬夜几天,收集资料,整理线索,准备计划。已经开始影响到日常生活。精神状况过度疲累恐怕不太适合展开实地调查,今晚就稍微早点休息吧。我把喝完的黑咖罐扔进垃圾桶,起身回办公室整理东西。

 

出警厅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到地铁站的路程不远,过马路等待红绿灯的时候一股异样感顿时袭来。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找寻这股异样感的来源,却只见到密密麻麻的人群。那似乎不是从背面,而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形成一股被揣紧的感觉。我摇了摇头,想摆脱这样不妙的感觉,眼角却一时间被街对面咖啡厅的透明玻璃窗后的人影吸引了注意。毫无来由地,一时半会儿无法移开视线,那似乎便是这股异样感的来由,紧紧地钳制着我的行动。那眼神仿佛从一开始便盯着我般,由于隔得太远看不清真实的脸面,只能感觉到不舒服的视线。

 

行人指示灯已在不知不觉间跳转为绿色,开始过路的行人一一挡住了我的视线,等到眼前的景色再度恢复,玻璃窗后面的人也已经消失不见。像是一瞬间被拖进异空间的感觉,又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我再度摇了摇头,使脑袋清醒了几分。路边的指示灯在此期间又转为了红色,只得在原地等着下一次的绿灯。

 

回到家里脱下外套挂到门口,比意料中还疲累的一天。首先是一如既往没有进展的审讯,然后因此明天要开展的实地调查,最后是过马路时那股现在想起仍然让人不舒服的异样感。走近浴室打算先泡澡放松一下身体,放水的时候腾升起来的水面映照着自己的脸,在灯光的阴影下仿佛阴暗了几分,想起了早些时候那位女性侮辱的话。究竟是什么样的恋情让她能对一个自己丝毫不了解的人说出这样的恶言呢,那侮辱似乎能给她一类的女性带来不可言喻的满足感,如同自己亲身经历了跟她心上人的恋情般。令她们沉迷至此的人,真的有煽动过她们吗,如果有,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又是以怎样的方式令她们沉迷的呢。

 

思索着这些事的期间,水面逐渐升到了高位,映照出的自己的身影显得清晰起来,脑中的疑问此刻也被一一梳理了出来。这些,在明天开始的调查之后,都会得到解答吧。



 

-TBC-

 

 

评论 ( 1 )
热度 ( 6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