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和风五十题】零贰.逝川流水-玖-


九.

 

我尽量组织起简单的概括语言,将当初学生会选举的起因经过一并汇报给了平冢老师。期间虽然不时有皱眉叹息的声音朝我这边飘来,但她好歹还是听完了我的叙述。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短暂的沉思。

 

“也就是说,做出这种选择也是你的无奈之举吧。”

 

眼前的人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我。这样的气氛下,我也不得不稍微挺直了背脊,小心翼翼地应了一声。

 

“虽说现在看来考虑欠佳,不过就算如今再重新倒挡,我想以当时的我来说,也不会选择其他选项。”

 

闻言她叹了口气,收起了严肃的视线。

 

“确实像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呢。放任你们去自由干涉选举的我也确实欠缺考虑。”

 

说着她很直率地反省似的锤着侧脑,看到这幅光景,我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怎么说呢,您能体谅真是再好不过了。”

 

真是的,这样子的女人怎么会嫁不出去呢。正当我又准备为此将社会拿出来批判一番的时候,她又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

 

“这是什么口气,可别忘了你还没从我这里获得谅解啊。”

 

呜呜,原来不是这个意思吗。收回前言,小静要结婚果然还是得努力一下才行啊。哀怨期间前额被温柔地拍了一下,一股香气随即窜入鼻尖,我反射性地将身体往后仰了一截。平冢老师那张脸突然近距离地出现在面前。

 

“不过,事情既已发生,即便后悔也没什么意义。该考虑的是如何补救吧。”

 

“知…知道了啦。”

 

我别开脸勉强应着,即便是认真的语气,她突然靠得这么近还是难以让人集中精力啊。或者说是她为了让我重视起来而故意这么做的么。拜托,比起这个,还是请认真考虑下结婚的事情吧。不然我就只能负起责任了啊。

 

“所以,我还是觉得应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她沉吟着,终于又坐回了办公椅。虽说即便她不这么说,我恐怕也是坐不住的。而且她似乎也没叫上雪之下和由比滨,难道也是顾及我的感受?太体贴了让人差点哭出来啊。而且,事到如今雪之下又对自己葬送了她当上学生会长的机会的事有何想法,我也不得而知。这次的事件,说不定会有问出来的机会吧,不知为何有这种预感。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平冢老师朝我挥了挥手,视线转回到了办公桌上。我向她点了点头致意,起身走向推拉门。刚把手放在门扣上,身后又传来了她的声音。

 

“别忘了明天的会议啊。虽说给了你们自由行动的机会,但这边的调查也必须配合一下。”

 

果然,还是得这样吗。我叹了口气,仿佛已经看到了被工作充斥的恐怖未来。只能勉强挤出一点回音。

 

“我知道了。”

 

-

 

在平冢老师的办公室耗掉了大半个午休时间,接下来是下午半天的课程,随之而来的就是社团和小町的双重压力。总觉得前途暗淡啊,我踩着下课铃走出教室,思索着之后的对策。当初选举的情况小町应该比雪之下和由比滨还清楚,由她去说没什么问题。之后是怎么对待一色的问题,跟她们似乎存在着分歧,如果一色能一直保持之前的态度倒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有什么触使她发生了改变,就如叶山说的那样。而那改变我至今没有去认真思索过,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正确应对,拿叶山作参考的路被他彻底回绝了,不过因此透露给我的信息也不是完全没用。现在回想起来,那拒绝似乎有想传达给我的东西,如果能将那冰冷言语之后暗示的意思解读出来,说不定就能找到答案。好在我还有一个不知道算好算坏的习惯,印象深刻的话不会轻易忘记。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目的地,我拉开面前侍奉部的拉门,最先进入眼底的是窗外暖红色的阳光,位于教室中央的桌椅边是雪之下正端着茶壶的身影,大门所属的墙边多了一个灵巧地搬着椅子的娇小身影,这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俺妹小町,由比滨似乎还没赶来。我朝雪之下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接着径直走向小町。

 

“来得也太早了点吧。”

 

“这种阴沉别扭的欢迎词,不愧是哥哥呢。”

 

俺妹小町坐到了放好的椅子上,捧起雪之下刚倒好茶的茶杯一副自豪的样子说道。说真的有点丢人啊,能不能别这样呢,尤其是在雪之下面前。

 

“那也是哥哥的错哦。”

 

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似的,小町喝了口茶补充道。是是是,是哥哥的语气不对,请小町原谅。

 

“就原谅你好了。小町刚刚有得超高的分呢。”

 

这个孩子,有灵力吗?能听到我的心声呢。刚刚这句不会也被听到了吧,哥哥这种生物,在妹妹面前都是不能有自己的小秘密的吗?明明一点都听不到妹妹的心声呢,话说小町什么时候也能给哥哥听一下心声啊。

 

“笨蛋吗。”

 

一旁的雪之下按着太阳穴,似乎很头痛地说着。

 

“那边的妹控,能不能坐下来呢。”

 

“哦…哦…”

 

不知为何,无法反驳地乖乖坐到了老位置上。话说这是什么气氛啊,我有被允许开口吗?还是说只要拿本书出来装文艺青年就能自由走神了?

 

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教室门又被突然拉开,由比滨喘着气急冲冲地走进来。

 

“对不起我来迟了。”

 

说着习惯性地靠到雪之下身边,然后露出满足的微笑。

 

“小町今天也在啊。”

 

笑眯眯地朝对面的小町摆手打着招呼,随即转向我这边。

 

“小企也来得很早啊。”

 

“没,我只是踩点到的。”

 

“看来你也有好好遵守约定呢。”

 

雪之下满意地说着,接着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结果,今天的事情似乎有点多。还是由客人先说起吧。”

 

她看向小町,后者立刻放下手里的茶杯:“小町,今天只是来帮没用的哥哥的呀。哥哥,又惹了一身麻烦呢。”

 

她似乎也学着雪之下的样子双手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不过因为太可爱了所以就被瞬间原谅了。哥哥得分也很高喔。

 

“啊哈…哈”

 

由比滨有点困扰地笑着,一旁的雪之下又叹了口气。

 

“那么,那边那个妹控,你来说下吧。”

 

“遵命。”

 

我点了点头,恭敬地拿出了平冢老师今天递给我的打印邮件,放在桌子中间。

 

“平冢老师,有找我说过昨天那封邮件的事情,总之,应该不会对这个社团有什么影响。”

 

“哪怕那是给侍奉部的委托?”

 

雪之下有点意外地反问道。

 

“她说监督不力她也有过错,所以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真好呢。”

 

雪之下满意地点了点头,带着莫名笑意看向我。


“也…不算吧。”

 

我抓了抓后脑勺,犹豫道。

 

“也是呢。”

 

再度点了点头,她捧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么,准备怎么办?”

 

“首先,得问下当事人吧。”

 

“叶山同学和一色同学吗。”

 

“嗯。根据他们具体情况,再考虑对策。”

 

“那么,谁去呢?”

 

“一色那边,我去吧。至于叶山那边,我没把握他会跟我说多少真实情况…很可能,一句都不会说。”

 

雪之下早已明了似的点了点头:“那叶山同学那边,我和由比滨会试着去问下情况。之后再把消息汇总。”

 

我也点头认同:“以防万一,明天的会议之后我还是单独去找下他。”

 

“你还真是少见的积极呢。”

 

雪之下笑着揶揄道。

 

“嘛毕竟那家伙,也算是老顾客了,上次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完呢。”

 

“我们没有对你抱多大期待,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

 

说着她看向由比滨,后者立马赞同地点了点头。

 

“小企的话,可以理解呢。”

 

这什么语气,与其说是不抱期望,不如说干脆已经宣判失败了吧。在没行动之前就受到打击了吧,你们真的是队友么。

 

“没关系,小町不管怎样都会给哥哥加油的。”

 

一直安静听着的小町此刻蹦了出来,似乎非常开心地看着我。看来她已经开始期待着之后和雪之下与由比滨的出游活动了。

 

 


-TBC-

 


评论
热度 ( 3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