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期。
限定雷某个极端拉踩逆家,详情走博客须知,勿触雷。

【嘉瑞】幕间

  • 第一季结局后的一点补完,有微量金瑞要素。

  • 写到中途才发现今天是刚好是嘉总生日,就当生贺了吧。


嘉德罗斯从赤焰山出来的时候预赛已经快到了尾声,雷狮那个海盗头子倒是识趣,看到他坠入岩浆依然毫发无伤地拿出修复好的原力武器后便收了手。嘉德罗斯有点不悦地皱眉盯着他,临阵脱逃可不是什么强者风范,没想到雷狮反而毫不介意地笑了笑,告诉他你最喜欢的那个猎物现在可能要被别人抢走了。

 

说罢他便惬意地摆了摆手转身跳下山顶。嘉德罗斯目送着那个身影,火热的岩浆还顺着身体一点一点往下滴,怕是只有寒冰湖的冷水才能驱散这一身的灼热。

 

不一会儿,一道烈烈的闪电划破了远处的天空,漆黑的云层席卷成巨大的漩涡,烈斩的剑气将周围的方圆夷为平地。正是寒冰湖的方向,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是吗,烈斩也修复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只要将周围碍事的都通通扫尽就终于可以一决胜负了吧。

 

但是,有点不对,空气中弥漫的这股强大原力并非是来自格瑞,更像是他自己至今没见过的某种集合体。想起雷狮走之前的那番话,那么格瑞他现在正在跟这股原力争斗吗?                                                                                                                                                      

正思索期间,眼前出现了雷德和祖玛两人跃上来的身影。二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慌张:“嘉德罗斯大人,您没事吧。”

 

这真是个蠢问题。嘉德罗斯想,跟了他这么久还不清楚这种程度对他来讲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吗。

 

雷德看着没有任何回应的嘉德罗斯一脸崇拜:“我就知道您肯定不会有事的。”

 

“好了,别废话------”

 

话说到一半便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异样气息打断,寒冰湖附近争斗的几股原力中突然出现了另一股完全陌生的强大原力,漆黑又危险地,跟先前的原力集合体不断碰撞。

 

嗅到了不俗的强悍气息,嘉德罗斯便没心情再在这里耗费一秒,纵身从赤焰山的峭壁上跃了出去。

 

原力碰撞的气场,武器震动声,破坏声,伴随着雷声一起在天地间演奏着交响乐,高潮之后嘎然而止。嘉德罗斯赶到目的地的时候预赛结束的语音已经开始播报,丹尼尔一如既往沉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他停在这片战斗后的残墟上,先前两股争斗着的强大原力此刻已经消散殆尽,如同从未存在过般,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呜咽声。第一个的入眼的是不远处凹陷下的碎石地里挣扎着想爬起来的格瑞,嘉德罗斯不悦地眯起了眼,想这狼狈样便是与弱者为伍的教训。他一个箭步来到了那个挣扎着的身影面前,见他头部的血染红了银色的束发,被血流干扰的紫晶色眼眸半眯着看向他。

 

“嘉德罗斯…”格瑞唤出他的名字,神色复杂:“你来迟了一步。”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不可置否:“给你送终还不迟。”

 

说着他抓起了格瑞的银发,将碍事的束发解开,手心逐渐聚集起治愈系的原力。格瑞那张万年不变的脸上晃过一丝惊讶,紧接着是吃痛的闷哼。

 

“别乱动。”

 

嘉德罗斯不悦道,接着松开了手里的头发:“现在应该没问题了,站起来,跟我战斗。”

 

“嘉德罗斯…”格瑞又喃喃道:“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嘉德罗斯仍然看着他,不发一语。

 

“你的力量不应该只用于争斗。”

 

“我是神,只为展现力量而来。”

 

“…包括刚才治疗我也是吗?”

 

“不是,只是在我打败你之前,你还不被允许死。”

 

格瑞摇了摇头:“跟你争斗对我而言没有意义。”

 

“强者应该追求力量。格瑞,你是我承认的强者,不应该整天跟弱者混在一起。”

 

“你还是一样蛮不讲理,金他可不是什么弱者。”说着他看向仍然倒在另一个方向的少年,眼底是嘉德罗斯不熟知的某种情感:“…他保护了我。”

 

“保护?”嘉德罗斯挑眉,又是一个他不熟悉的词:“强者不需要保护。”

 

格瑞把视线转回来固定在他身上,眼里多了丝莫名的惋惜:“嘉德罗斯,你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我不懂?”他反问,声音里藏着怒火,然后再度抓起格瑞因失去束带垂下来的银发,手指触碰着里面刚好转的伤口:“那么谁懂?”

 

格瑞没有回答,只是咬着牙关忍受着伤口处传来的隐隐阵痛。

 

嘉德罗斯的心情似乎更糟糕了一分:“你是说,那边那个弱鸡更懂吗?”

 

“…嘉德罗斯,你的敌人不是我。”他叹了口气,伸手将嘉德罗斯的手拉离自己脑后的伤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或者说,我希望你能明白。”

 

“那才是对你而言有意义的事情吗?”

 

格瑞看着他,突然嗤笑了一声:“谁知道呢。”

 

嘉德罗斯皱眉,好战热情仿佛瞬间消失殆尽:“无聊。”

 

他扔下这句,站起身来俯视着还坐在地上的格瑞:“这样的你就算打赢了也没什么意思,回去好好养伤,我们下一轮比赛再见。”

 

说完他便走向一直与这边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待机二人组。

 

格瑞在原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才自言自语般地低声道:“在那之前,你也别死了啊。”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