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坑
近期大概只会有嘉瑞|八隼
勿触雷

【A/Z】关于之前后日谈的后续(也可以叫FF7PARO)

原文点这



约莫二十年前一颗陨石降临了火星,带着名为ALDNOAH的力量。Aldnoah(原著JENOVA)是一种来自于外星的生物,它是“从天而降的灾难”。这是一种进化的非常完美的寄生生命,它们通过宇宙中的陨石进行旅行。一旦够降落到有生命的星球,它们就会逐渐的复苏,并通过寄生该地的原住民来进行自身的发展,直到将该星球上所有能够榨取的东西榨光之后,再到下一个星球。


薇瑟帝国现今的皇帝吉尔则利亚便是ALDONOAH细胞的第一感染者,由于ALDNOAH作为寄生种拥有很强的生命力,其感染性,无固性,改造宿主的能力以及精神控制能力都异常强大。所以被A细胞寄生的人都有超越常人的恢复能力和感染次代的能力。吉尔则利亚,或者说他体内操纵宿主的寄生体ALDNOAH,想利用这种能力制造强力军队并达到吸干整颗火星能量的目的,于是便找来特罗耶特博士替他做研究。强行将A细胞与火星人细胞融合的试验结果基本失败,因为A细胞需要彻底控制宿主而会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抵抗,虽然A细胞的能力完全可以击溃人体免疫系统,但宿主的精神也就从此崩溃(A细胞只能修复肉体损伤对精神损伤无力)。


也有例外的实验体,那便是现在的轨道37骑士。因为他们都是在频死的时候被移植A细胞的,而频死时人体免疫系统基本不起作用。后来吉尔则利亚利用他们的力量征服了整个星球,而这个星球的原住民,通称古代种(CETRA),不是逃出这颗星球就是死于这场征服战争。特罗耶特博士也在这场战争中逝世,而他唯一的亲子斯雷因则在之前被他植入封存的记忆,包含了关于A细胞研究的一部分关键资料。之后斯雷因带着秘密被艾瑟收留。


艾瑟伊拉姆和蕾穆丽娜作为感染者的后代在还没形成免疫系统之前就在胎腹中与A细胞融合,她们本身可以说是ALDONOAH的个体,因此没有被寄生体控制精神,反而拥有控制ALDONOAH一切能力的力量。

 

火星早在地球前就兴起了衰竭症,一直没找到药方。地球在引入ALDNOAH之后也发现了第一例衰竭症患者,患病原因,解救方法皆不明。只能探测到患病者因为被某种神奇的寄生体吸食能量,而死亡之后寄生体会聚集到另一个患者身上。


伊奈帆从斯雷因那里得知艾瑟之所以放他出来的原因是只有他对这种衰竭症有解救方法,因为斯雷因知道怎样把寄生体从患者体内剥除,只要母体在患者周围发动ALDNOAH,并将之聚集到一个特殊容器里(斯雷因这么解释是为了掩盖次级寄生体其实是被母体吸收的事实)。而他会定期检查二位公主的身体状况以免出现不测,并负责记录开发药品。实际上斯雷因获得博士父亲的手稿记录资料之后,唤醒了之前被博士封存的记忆,便知道引起这种疾病的是ALDNOAH本身,与A相伴相生的两位公主便是A用于吸干整颗星球能源的母体,只要母体不死,疾病根源便不会根除。他真正研究的是让二位公主不死而单独杀死ALDNOAH的方法。


开始难以接受的斯雷因在经历了万般艰难的挣扎后却找不到解救二位公主的方法,因为ALDNOAH第一感染者是皇帝,两位公主在胎腹中便已经与A细胞融合了,她们本身即可以说是ALDNOAH。


他只能决定让公主解脱,二位公主并不知道真实情况。


然后他决定找伊奈帆协助。伊奈帆实际上是火星古代种(CETRA),十多年前因吉尔泽利亚征服战争而逃离火星,当时尚是没有记忆的年岁。他本人也被瞒着身份在地球上生存。斯雷因是在伊奈帆抵达火星之后发现他身上的生命之流与这颗星球产生共鸣并可以杀死A细胞之后,确定伊奈帆是古代种。之后斯雷因一直在找时机跟伊奈帆坦白并企图与他合作,得知一切的伊奈帆开始很震惊且不愿意相信斯雷因,但他却没把斯雷因的目的供出去,在艾瑟身边呆久了之后才慢慢发现真相。最终还是被斯雷因劝说与之合作。

 

一些片段。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她挣扎于自身意志与Aldnoah的意志之间,想行善事真正做出来的却全是伪善。即崇爱着自己心中地火和平的理想乡,又不得不藏着毁尽一切的冲动。

 

斯雷因给了她对地球的美好愿景,伊奈帆为她展示了地球真正的光辉。她爱着这颗星球,也正因为这份爱,让她体内的Aldnoah寄生体对这颗星球的能量越发渴望。

 

她有时自己都没法搞清楚,到底是体内寄生体的意志引导她走到这一步,还是她对这颗星球的爱引她走到这一步。亦或者这两者的界线,从一开始便不是那么分明。

 

 

你有想过Aldnoah 的启动权为什么能通过血脉传递吗。

 

Aldnoah,简单来讲,就是一种来自外星的寄生体。

 

 

你是我的,敌人。

他握紧了手里的门把,侧过头用仿佛被强迫般的口吻说道。

 

你在这里多浪费一秒发泄,救她的希望就更少一分。

穿着白袍任他拽着的人弯下腰,附在他耳边近乎柔情地低喃道。

 

你不是一个人。

他从背后紧紧地揽住了他。

 

 

“斯雷因,我的存在是个错误吗?”依然白衣胜雪的她坐在台阶上高高的王座上,从背后色彩斑澜的落地窗渗透的光芒照耀着她开始结晶化的肌肤。

“不,殿下,”他虔诚地单膝跪在她面前,抬头注视着她噙着眼泪的宝绿色眼眸:“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生存的地方。”

“您愿意为人类牺牲自己,这份慈爱,定能传达到所有人心里。”

“......谢谢你”

她笑着道谢。即使脸上泪痕未干,身体化为结晶,却是他见过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优雅安详的微笑。

他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微笑。

 

 

我从没见过像她那样一脸幸福死去的人。


他默默地凝视着晃动的茶水表面,像是回味般地说道:


“谢谢你。”

 

“你不需要道谢。”

“我什么都没能为她做到。”

 

库兰放下茶杯,用更加锐利的语气开口道:“斯雷因,你知道你这句话有多傲慢与混帐吗?”

 

因为对方突然尖锐起来的话锋愣了愣,他轻轻摇了摇头,像是在清理自己混乱的思绪般:“抱歉,我不该在你面前这么说。”

 

 


脑了一个大长篇,却没有时间写。就把大纲放出来吧,谁让手速永远跟不上脑速。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云破月 | Powered by LOFTER